•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亚洲文明对话大会
  • 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
  • 庆祝五一劳动节

这样的房子你敢住?几百村民却不得不住!

张琦2019-06-12 09:45:19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古石峪村搬迁统一新建房屋,村民质疑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刚搬离险境,却住进“危房”。

 北京市从2012年开始实施新一轮“山区地质灾害易发区及生存条件恶劣地区农民搬迁工程”,这是一项对保护农民生命财产安全有重大意义的工程。然而,家住密云区不老屯镇古石峪村的多位听众近日向北京新闻广播新闻热线65159063(微信公众号“问北京”)反映,搬迁后统一新建的房屋出现严重的质量问题,有的房屋连承重墙都是空心的,这让大伙提心吊胆、忧心忡忡。

 “墙皮一碰,哗哗往下掉”不老屯镇古石峪村位于密云区的北部山区,距离密云城区70多公里。刚进村,北京新闻广播记者就远远地看到一排排新建的房屋,这些房子都是单层别墅设计,白墙灰瓦,看起来整齐气派。但走进一位村民家中之后,却看到这样的一幕。

  村民:您看看,这是水泥一攥都稀疏的,这就叫水泥,瓷砖这大缝子。这就是水泥,墙上一抓一把。这个拿手一拍哗哗的往下掉。村民:这叫啥工程?还没住人呢。村民在墙面上拍了拍,白色墙皮就大块大块脱落下来,露出里面的砂浆,再轻轻一抓,一把沙子随着散落在地上。这样的情况几乎家家都有。

  大门瓷砖脱落,入户台阶松动在村民刘女士家,大门两边柱子上方的瓷砖已经掉落,走进院子里,入户的台阶已经松动,轻轻一掰,大块瓷砖就掉落下来,用手扒拉就可以挖出里面砂土。村民:你看看,这是水泥粘的砖(砂石掉落的声音),您再看看我们这门垛子。记者:哦,这个砖也掉了,都没粘住是吗?村民:它没有水泥,都是土,粘不了。

 房屋漏雨,暗卫没有排气管此外,有的房屋漏雨严重,有的卫生间既没有窗户也没有预留排气管道,甚至有的卫生间只安装了马桶,洗脸盆都没有。村民:房子漏是主要问题,有炕那屋漏的最严重,差不多有一米见方。村民:这房屋漏水,这石膏板的(房子),我害怕。因为万一要是晚上下大雨,时间长了,把这石膏板渗透了,房顶要是折了那你说要把我们老两口子埋里头是吧?记者:您当时没跟村里反映这个问题吗?村民:反映了,不管用。村民:这卫生间,味儿大着呢。开不了门记者:没有装排气扇之类的吗?村民:没有,什么都没有,就有一个开关。钢筋脱落,承重墙空心北京新闻广播记者站在村民刘先生家的院子里抬头往上看,两根钢筋已经从水泥房梁里脱落下来,耷拉在屋檐下。刘先生告诉记者,他还在屋里的房梁上发现有一个矿泉水瓶露在外面,找来工程队挖开承重墙发现,里面只浇筑了一半的水泥。

 刘先生拿着当时拍的照片说:刘先生:等我进来以后,我第一个发现是在这儿。记者:房梁上?刘先生:就这主梁上,这么大矿泉水瓶子在这露着呢。从那以后开始我就不干了,我各个检查,检查出这么多问题,这个柱子上面到我这房顶,里头连一斤水泥都没有;这是顶子露钢筋的地方;这是柱子大窟窿;这柱子,从这边能看透了,都透亮了。由于担心安全问题,同时房子也没有做外墙保温,刘先生一直没有搬进去住。

 未建完就收房,水电暖都有问题据了解,这些房屋大都是2014年到2016年之间建的。大多数房子没有建完工程队就离开了,有的村民没办法只好先搬进去住,但入住之后,他们才发现房屋的水电暖也存在问题。石峪村地处密云北部的深山之中,冬天平均气温比北京城区低10摄氏度左右,一到冬天,水电暖问题就更为严峻。村民:自来水稍微入冬就吃不上了,施工队把这水管就在这透水砖下头,20公分都没有,您说这能不冻吗?村民:盖房的时候就没留入户的线管子,所以这电线始终就在这儿搁着,也没人管,我们只能说接个临时的电,电压大一点儿就一个电磁炉,一个烧水的哐唧就跳闸。村民:你说这插座,那线都露着呢。记者:这就让你们收房了?村民:村里就把你轰过来了,他说,你赶紧来吧,能住就住,肯定尽快俩月就解决了,住进去之后三四年了没解决呢。这卫生间水和电都没有,通不了,接地暖的主线都没有,开关儿是有,就是没开。

 一个线盒被挡在门框内小问摄搬迁村民205户,仅入住65户即便如此,能分到房子入住的村民已经算是幸运的,还有许多村民的房子还没有建。北京新闻广播记者了解到,古石峪村整村 搬迁涉及205户村民,目前已经建了123栋房屋,入住的只有65户。一对年过古稀的老人拉着记者说,他们的房子拆了之后还没有建好,老两口只能住在别人的房子里。老人告诉记者:这就是自家老房子的地基,2016年“五一”拆除之后,新房至今未动工/小问摄还有村民说,有的老人在等待新房过程中就去世了。村民:拆房没有协议,他说让你拆,2016年“五一”拆的,他说(当年)十月一号保证盖完了,到最后说国家政策让停了。现在我住的是别人的房子。村民:老住人家房也不是个事啊,就我们两口子,孩子要是回来呢?孩子都在外头呢,回来也没地方住啊。村民:就那家,70多的老头,眼瞅着房子交了钱,房子没住上,老头没了。

 曾计划2013年入冬前入住据了解,北京市政府2012年9月印发了《关于实施新一轮山区地质灾害易发区及生存条件恶劣地区农民搬迁工程的意见》,启动新一轮山区农民搬迁工程,预计5年内把7.5万村民迁出。其中,密云区涉及15000多名农民,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密云区古石峪村的搬迁工程2013年入冬前就可以入住。

 然而,6年多过去了,古石峪村的搬迁工程却成为半拉子工程。 

 施工方:房屋质量问题找政府为了了解房屋质量问题产生的原因,北京新闻广播记者首先找到了古石峪村搬迁工程的施工方——北京金地鸿图工程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葛先生说:葛先生:那钱都交给政府了,也没交给我。我这盖房跟政府有合同,房屋质量问题找政府,该反映反映,让政府找我。村书记:村里定不了这事记者也以村民的身份联系了古石峪村党支部书记刘杰,他告诉记者,不老屯镇政府曾经来人检查过,并且记录了存在的问题,具体解决情况还要等镇里的说法。刘杰:这赶上镇上不是新换镇长嘛?方案都没出来,村里定不了这事儿,镇里搬迁办(上次)来村里视察实际情况,没定怎么弄呢。镇拆迁办:村民反映了14处问题北京新闻广播记者随后联系了不老屯镇政府搬迁办,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今年4月23日曾经去现场了解情况,将村民反映的问题记录了14处,汇报给了上级领导,希望能够尽快解决。工作人员:我们去来着,回来之后我说这回一个事、一个事登记,什么马桶没安啊,灯不着啊,水管子埋得浅,台阶的事。等于施工方没给弄。找施工队现在村里说找不动,施工队不管。不管不能总这么扔着,说良心话我们都着急,都没法面对。先等等吧,过两天要专程开搬迁的会,看到底是怎么办?涉及搬迁的4个行政村统一让村书记、主任汇报,开专题会看领导咋定吧。

 镇搬迁办、区住建委:没招标据了解,为落实北京市相关文件要求,2012年12月,密云区政府下发了55号文件,出台了搬迁工程实施方案,要求各部门“分工负责,协调做好各项工作”。文件规定,搬迁工程的原则是由区住建委负责提供施工图纸和技术指导,统一选址、规划、设计、投标、监理和验收。其中的关键环节就是工程的招投标、施工过程的监督和房屋质量的验收。

 在古石峪村搬迁工程中,大量资金的投入为何没有换来百姓的安心?应该谁来承担责任?相关文件要求为何没有得到有效落实?专家:民生工程首先要肯定带着这些问题,北京新闻广播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房地产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楼建波,他认为: 这件事,你总要查一查到底是谁的责任,不能把一个民生工程做成一个窝心的工程。施工单位是要对建筑质量负责的,排除其他的情况,应该是施工企业要承担责任的。据了解,本市山区农民搬迁工作还在开展中,这项工程不但使山区农民免受地质灾害和洪水威胁,解决了他们生产生活面临的困难,也改善了居住条件。因此,楼建波认为,应该强调相关主体的责任,把好事做好。楼建波:我觉得我们政府做的这些事情,我们是要肯定的。帮助农民解决住房问题,可能在具体执行实施过程中有问题,有问题我们解决问题,千万不能说这个事情从头到尾不应该做。那么第二个,政府要承担起更多的这个责任了。你比如说请了谁来做施工单位,这个施工单位怎么样?要切实的去盯着这个施工质量。各级政府应该替农民们把好质量关,该管还是要管的。这种政策民生工程咱们政府应该把质量监控,包括最后竣工验收这些方面,把这个责任给承担起来。建筑质量相关法规不适用于农村楼建波认为,强调政府责任的同时,还要加强法制建设。他认为,个别搬迁工程之所以会出现质量问题,跟农村房屋建设方面的制度空白也有很大的关系。城市商品房可以遵照《建筑法》、《建设工程质量管理条例》、《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招投标法》等相关法律条文进行监管,但这些条文却不适用于农村。楼建波认为,比如说咱们城市商品房销售交房的时候是要求配套齐全,你才能交的,水电肯定是必要的配套。包括招投标的问题,那像这种住宅在城市肯定是要通过招投标的,这个都是保证建筑质量很有效的方法。《建筑法》有规定,《招投标法》也有规定。但现在这个问题在哪呢?就是这些法原来制定的时候不适用于农村。《建筑法》的第83条说抢险救灾及其他临时性房屋建筑和农民自建低层住宅的建筑活动不适用本法。《建筑工程质量管理条例》第80条也是。所以乡村建设方面现在确实从某种程度上面来讲,是有一个制度空白。 

 加强农村建筑质量立法迫在眉睫北京新闻广播记者查询发现,中央电视台4月13日曾报道,河南渑池县两个易地扶贫搬迁点出现“豆腐渣”工程,墙砖一掰就碎;之前,湖南、江西、甘肃等多地也曾被爆出异地搬迁房出现质量问题。

 随着新农村建设的逐步深入,农村危房改造和整体搬迁移民工作成为改善农民居住条件的重中之重,而这些工作往往投入资金大,建设周期紧。楼建波认为,从制度和立法的层面保障农民住宅的工程质量,已经迫在眉睫。楼建波:“当年咱们农民盖房子,基本上就是自己盖的,当年立法的这个时候,这些法不去管农村,我自己觉得是对的。当年没有立法因为一个没有必要,第二个,这么做实际上它是有成本的。但你现在情况发生变化了,现在就是我们把这个建设活动扩展到了乡村,但是呢我们乡村那一套管建筑质量的东西,没有像城里那么完备。你现在就是就在制度上面,在法律上面,我们农村就缺一套像我们在城市里面这样的去控制建筑质量,保证住户的安全和舒适的法律。就是说法律有规定的,出现问题要追究法律责任。政府文件里面的东西,从理论上讲,它只对政府官员有约束力,变成法律它才有真正的强制执行力。”



分享到(SHA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