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40周年
  • 2018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
  • 2018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媒体北京论坛
  • 奋斗创造幸福

【我与改革开放】李健颖:自行车情缘

璐璐2018-07-11 09:17:59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初夏的一天早晨,我买上几个苹果,来到国税局宿舍,看望爷爷奶奶。我是爷爷奶奶看大的。我有满肚子的话要跟奶奶说。虽说离奶奶家只有两站地,但是天天忙工作,都两个月没见到奶奶了。今天,我终于又完成了一项计划。

 刚敲两下门,就听到爷爷熟悉的声音。“谁呀?来了。”“我呀,猜猜。”“好孩子,健颖来了。”两个人都争着挤着开门迎了出来。奶奶接过苹果,吃惊地问,“车没搬上来?”“不用了,我骑公共自行车来的。”“真的?给我看看那个存车卡。”爷爷接过卡,急切地回屋去找老花镜。

 奶奶打开冰箱,一边张罗午饭,一边问我工作,问我身体。我打开话匣子,围着奶奶转来转去。

 “电视上说,这小东西能记时间?还不花钱?真不赖。”爷爷乐呵呵地举着自行车卡,摇着头走了过来。“颖啊,赶明也给我办一张。这不就是共产主义了吗。”“没问题。”我果断的答应,爷爷更高兴了。“咱们家呀,过去有过好几辆自行车呢。”这时候,奶奶择菜,我们围着饭桌,在小门厅儿里,专心致志地听着爷爷讲起了过去。

 爷爷曾经是个军人,参加过福建前线战役。退役回到老家漷县镇梁家务村务农。爷爷说老家离通州城有30多公里呢。过去家里不富裕,赶集上店的都是走着。爷爷特想置办一辆自行车,但是实在买不起。爷爷节衣缩食,下决心攒一辆车。这可是个大工程。平时卖点鸡蛋,这月买轱辘,下月买前叉子、后衣架。猪喂肥了,送食品站,最后买回车架子。前前后后两年的时间,终于在攒成了一辆自行车。

 “真是不易。”我说:“那车叫什么牌儿呀。” 爷爷马上回答,“叫好多牌,什么牌子都有。”爷爷认真地说,逗的我和奶奶都乐了。看着我高兴,老人家精神头儿更足了。“1977年,爷爷算是有车一族了。”1978年,爸爸上高中,家里添置了永久牌加重车,1980年,大姑上初中,添置了红旗加重车,1984年,老姑上师范,置办了龙凤牌加重车。

 “爷爷名下4辆车,两辆是名牌。”爷爷越说越带劲。“咱家要是出门啊,简直就是一个车队。街坊邻居,谁家要是有个人情份往的,都来咱们家借车。”爷爷奶奶的脸上,洋溢着无限的自豪。我接了一碗水,递上前去。“您不是说家里没钱吗,怎么买那么多车啊?”奶奶抢着说,“这不还得说共产党好吗?改革,分田到户,家里不就有了活钱儿吗。”爷爷恐怕话题被抢走,调高了声调。“那只是一方面。对咱家来说,最大的,得念叨邓小平好。没有高考,你们谁也甭想上大学。”

 我又接了杯水,递给奶奶。“您会骑车吗?”“会。”奶奶刚张口,爷爷赶紧抢过话题。“爷爷不光会骑车,还会修车呢。扳子、钳子、气筒子,咱家都有。那么多车,三天两头儿就得打气、修车。爷爷全包。” 

 我插不上话,就给爷爷泼凉水儿。“还吹呢,都是大沉车,一辆轻便车都没有,谁爱骑啊?”“有啊,1986年,你妈到咱家,不就有轻便了吗?”“知道知道,我还记着呢,是飞鸽的。”

 没等我说完,奶奶说:“你记事啊,咱家都搬上来了。”

 “搬上来,家家就都比着买汽车了,自行车没啥用了。”

 “那可不对。”我抢过话茬说。“开车坏处太多了,大气污染,汽车尾气里含有一氧化碳,还有好多有害物质,大伙儿都开车,大气污染就会越来越严重。”

 “还有,开车必定引起扬尘,扩大PM2.5值,增加可吸入颗粒物。”“可不是。”爷爷很快就顺着我说,“大伙都开车,道儿就窄了,急刹车、按喇叭的就多,噪音污染就大了。”我说,“可不是,最重要的,都开车,交通堵塞,就开不快了。”“还有呢。”奶奶说,“开车就一个姿势,颈椎病、腰椎病肯定多。”“对呀,骑车是全身运动,最健身。” 奶奶端给我一杯水,“颖,你也喝点水吧。” “谢谢奶奶!”

 “多会给我办卡去啊?”爷爷很认真地问。

 “就今天吧。”

 “不行,多大岁数了?”

 “奶奶拍板了,怎么办。”我摊开双手,摇着头。

 “我自个去,不用打气,不用修车,不用花钱,骑一辆就走,这不是共产主义吗,我得享受享受。”

 喜上眉梢。看着爷爷奶奶发自内心的高兴劲儿,我都被他们感染了。国富民强,生活在这个时代,多幸福啊!

 祝祖国日益昌盛!祝通州日益繁荣!

作者:李健颖 通州区中仓街道办事处 邮编101100

北京新闻广播FM100.6 《我与改革开放》专栏,每周一8:30-9:00在《主播在线》播出,敬请关注。

分享到(SHA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