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三地交通广播记者联合探访“轨道上的京津冀”

李杰2017-06-29 09:54:21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2017年6月12日早8点整,一辆深蓝色的别克公务车从位于建国门外大街14号的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出发了。车里坐着五个人:北京交通广播新闻采编部主任邢立新——此行的带队老师,有着16年一线记者经历的河北交通广播记者尚斌,天津交通广播铁路口资深记者郑毅,还有我——北京交通广播记者王丹,开车的是新月公司的资深专业司机刘满武师傅。我们这五个人组成了一支采访报道小分队——“京津冀交通一体化铁路报道组”。那天早上,车子一路向北,奔向京张高铁八达岭隧道施工现场,这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从这一刻起,为期12天的“轨道上的京津冀”探访之路启动了。

  去年年底,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京津冀地区城际铁路网规划的批复》,提出以“京津、京保石、京唐秦”三大通道为主轴,建设京津冀地区的铁路网络。根据规划,到2020年铁路方面实现京津保半小时到一小时交通圈,远期到2030年,基本形成以“四纵四横一环”为骨架的城际铁路网络。

  12天的时间里,我们辗转北京、天津、保定、唐山等8个城区21个采访点位。我们曾深入京张高铁八达岭隧道、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以及京沈高铁望京隧道施工现场,了解这三个世界级工程的设计特色和建设进展。在八达岭工程段,我们第一次下到长城底下垂直埋深102米的地下隧道里,看着工人们头戴空气过滤器,在阴暗潮湿、粉尘漂浮的环境里夜以继日地爆破掘进,条件艰苦异常,工程质量却一丝不苟;在官厅水库特大桥,我们爬上距离水面20多米的脚手架,亲身体验工程人员如何站在北京的大风口半空作业,脚手架随风振动,记者手中小小的采访机都难得拿稳,工人们却操持工具如履平地,指挥调度淡定如虹;在京沈高铁望京隧道中,我们穿越长达数百米的隧道,一直走到盾构机的掘进舱,亲眼观察两名年轻的90后工程员如何通过视频图像娴熟地操控这条70多米的钢铁巨龙,地质条件复杂多变,允许沉降幅度则以毫米计……

图1

在京张高铁地下埋深102米的八达岭隧道里,记者采访正在高铁施工人员

图2

位于延庆的京张高铁跨官厅水库特大桥工程处,项目负责人介绍施工进展

图3

京沈高铁望京隧道大型水泥盾构机前,总工程师许维青介绍京沈高铁施工特色

  走进高铁施工一线,方知铁路建设者的伟大,他们是真正的大国工匠!上世纪初,詹天佑先生主持修建老京张铁路时,可能不会想到,100多年后,在巍峨的八达岭长城下,就在他设计的青龙桥车站的地下4米深处,会有一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铁,以10倍于老线的速度重新串起北京城和张家口,而且沿途创下一连串世界工程奇迹。历史和现实在这里错层交汇,传承的不仅是中国铁路建设者前赴后继舍我其谁的责任和担当,更是中华民族闯关夺隘经纬天地的自信和豪情。京张高铁如此,京沈高铁乃至于遍布神州大地的每一条高铁线路,又何尝不如此?

  我们还走进位于天津的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更名前这里是原来的中国四大铁道勘察设计院之一,“铁三院”。这家单位,是中国铁路总公司唯一直属的设计单位。中国高铁的名片“京沪高铁”就出自该院之手,中国第一条城际铁路,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京津城际”也是它的作品,未来通向雄安新区的京霸高铁、正在建设或即将开建的京唐、京滨等9条京津冀城际铁路同样由他们操刀。

  在那里,我们采访到了京津冀城际铁路网规划项目的总体负责人王俏,这位美丽而干练的女总工告诉我们,与以往城市群“以需求特征为导向”的规划思路不同,京津冀城际铁路网强调“交通先导”,突出铁路对区域空间结构、产业转移的引领带动作用。采访在一间会议室举行,那里摆满了设计团队获得的各种各样的奖状和奖杯,数数要有几十上百个,让人心生敬意。我想,这是对劳动和汗水的肯定,更是对知识和智慧的褒奖。向中国高铁的设计者——致敬。

图4

在天津中国设计集团有限公司,原“铁三院”,采访京唐城际项目负责人张可

  北京南站、保定东站、唐山站等多个高铁站也留下我们的采访足迹,在这些站点,高铁给人们生活带来的便利和变化触目可及。

  从北京南站出发的京津城际开行后,北京和天津形成了“半小时交通圈”,目前,京津城际每天最多发出90对,平均每10分钟就能开出一列。高铁“公交化”的运行方式催生了新生代的“双城生活”。我们跟车采访了一位工作在北京三元桥,家住天津站附近的小伙子。他在北京一家大型央企地产公司上班,由于爱人去年12月从北京调到天津工作,两人便干脆在房价相对便宜的天津买了房,安了家。两地通勤半年多,小伙子几乎每天都掐着时间坐固定的高铁班次、寻找离地铁口最近的下车位置。好在,交通的发展不断缩小着城市的距离,尽管辛苦,却也让很多人离梦想越来越近。

图5

6月16号,北京开往天津的C2233次列车上,采访乘坐京津城际通勤的旅客

  我们还去了天津蓟州、河北白沟、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武清佛罗伦萨小镇这些高铁沿线城市,实地体验高铁对旅游、商贸、科技等产业的拉动作用。

图6

乘坐京蓟列车到达天津蓟州后,记者采访蓟州站负责人,了解车站客流情况

图7

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内,工作人员介绍科技园的建设运营情况和交通区位优势

图8

武清佛罗伦萨小镇,负责运营的胡总向记者介绍高铁对小镇客流的拉动作用

  天津武清的佛罗伦萨小镇,是中国第一座意大利名品奥特莱斯,也是中国距离高铁站最近的奥特莱斯,小镇与高铁武清站一街之隔,从武清站出站后通过一个月三四十米的过街天桥即可到达。小镇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初选址在此,主要是考虑便利的交通条件。依托紧邻高铁等区位优势,武清佛罗伦萨小镇2016年共接待游客600万,其中很多是乘坐京津城际来购物的北京游客。

  河北白沟,是中国北方著名的商贸名城,年产箱包8亿只,中国三分之一的箱包都出自这里。2015年底从天津到保定的津保高铁开进了白沟。商贸城的负责人说,高铁站的设立给白沟商贸市场带来了近5%的客流增长。做了多年箱包生意的李先生告诉我们,原来,他的一位山东客户一年才来选一次样,高铁开通后,几乎一两个月就来一次。李先生介绍时脸上笑意不断。交通的便利给他们带来的不仅是越来越多的客源,还给他们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希望。

图9

在河北白沟大红门商贸城内采访从北京搬迁来的商户,了解白沟高铁站的开通对小店的影响

图10

常年乘坐高铁往返北京、唐山两地的旅客,讲述高铁对自己生活的改变

  京津冀间铁路网的加密也为区域产业转移和优质资源共享提供了支撑。行程的倒数第二天,我们全程跟车采访了一位到保定坐诊的北京医疗专家。这位专家是北京儿童医院耳鼻喉科室的医生,去年10月以来,每周四坐高铁到保定儿童医院坐诊。每逢这一天,他早上不到六点就要起床,7点到达北京西站,乘坐7:27分的早班车到保定,9点就能准时出现在保定儿童医院的办公室。采访那一天,他在保定儿医的手术室里为三名儿童做了扁桃体手术。他说,以前,到外地作手术是难以想象的事情。现在每天都有医疗专家从北京乘高铁来保定坐诊,保定的患者在家门口就可以享受到优质的医疗资源。

图11

保定儿童医院医务科科长,讲述北京、保定两地的医疗资源交流共享情况

  京津冀铁路网的加密,高铁的发展,让很多以前难以想象的事情变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