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媒体北京论坛
  • 奋斗创造幸福
  • 2018全国两会
  • 新总规里的北京城

良莠不齐:京籍司机不到两成 酒驾也能过审

刘畅2018-05-23 11:10:21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自从2010年第一家网约车公司出现后,打车这件事慢慢从街头的招手即停变成了屏幕上的弹指一挥。网约车的蓬勃发展为老百姓出行带来了便利,但同时也滋生了许多安全隐患。国家和地方相继出台了相关政策对网约车市场进行规范,对车辆、驾驶员和网约车平台都作出了明确规定,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前网约车市场乱象丛生:几百元注册“马甲车”,非京籍司机每月花4000元租京牌车拉活,拥有网约车运输证和驾驶员证的“正牌军”更是少之又少……网约车市场的乱象为何屡禁不止?北京交通广播记者翁宇君报道。

晚上六点半,国贸附近的一座写字楼下已经零星站了不少人,他们时而看看手机,时而向远处张望,等候着赶来接他们下班的网约车。很多人都觉得网约车为出行带来了很大的便利。

乘客:“拼车的话会比较便宜,会比较方便,真的是确实挺方便的,顺便给我们省钱了,比较快速能约到车,现在移动支付也比较方便,嘛直接手机支付了,你不用任何操作!”

这份便利背后其实隐藏着危机。市民鹿先生在滴滴出行预约了一辆专车,然而来的却是一辆“马甲车”。

乘客:“有一次我打专车,他并没有开他那个车来,他就说今天是出事故了,用自己用的车来接”

“马甲车”是指实际车牌号与平台上显示的车牌号不同的网约车,在要求网约车必须拥有本地车牌的北京、上海等地,“马甲车”在网约车市场占有率很大。由于距离中心城区较远,在亦庄经济开发区工作的高女士经常遇到这种信息不符的马甲车,高女士说:“打到一辆河北牌子,中间有一段路就比较黑,就是路上车也很少,所以就还挺害怕!”

《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自2016年12月底开始实行,细则规定,从事网约车经营需要满足“京人京牌”的要求。也就是说,网约车司机需为北京户籍,车辆需为北京牌照。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北京网约车市场外地牌照车辆和非京籍司机不在少数。今年5月记者共打滴滴快车25次,其中非京籍司机超过20人。那么这些非京籍司机是如何钻政策的空子开上网约车的呢?滴滴快车司机杨师傅说,自己的账号是借的,北京车牌是租的:“河南的,车是我的,用的别人的账号,车牌是租来的,一年9000块钱”

更多的网约车司机则是通过直接租用京牌车辆获得运营的机会。滴滴司机:“我有个老乡,来了一个月了,也是租的车,一个月4800/我也是刚来,不是北京人,这个车是租的,加了一个公司,在龙万基商务楼,公司注册的一个号/找人,花钱注册,现在有人出租车,你去买,一个月四千多,他帮你注册下来, 你就去开滴滴去,省下钱就是你的”

滴滴司机刘师傅来自河北邯郸,在北京开专车已经一年多了,他的车就是在朝阳区百子湾附近的一家租车公司租来的。当记者询问能否租到车时,刘师傅说租车也得靠关系。“没关系,只要有驾驶证、身份证就行。想租电车还是油车啊。你如果确定想开的话,什么时候你去的话我跟经理打声招呼,平白无故他不会租给你的”

通过史师傅“牵线搭桥”,记者拨通了这家租车公司黄经理的电话,对方表示,非京籍司机只要驾龄满三年都能注册:“驾龄够三年以上,要不然注册不上,注册的话是本人的身份信息么。押金一万,租金3500一个月,你就带他本人一块过来就行”

不仅车辆可以租,而且如果这些非法营运的网约车被运管部门查处,罚款也能找公司报销。

而且史师傅与黄经理均表示即使在非法运营网约车时被运管查处,费用都能报销:“被运管查处是罚钱,10000,但是租车公司给报销/都管报,只要注册没问题了都管报销”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发布的消息显示,目前获得北京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的网约车平台只有五家,分别为滴滴出行、首汽约车、易到、神州专车、飞嘀。5月22号,记者通过首汽、易到和神舟三大平台分别进行了随机的3次试验性打车。其中首汽约车全都为政府许可的京B牌照出租运营车辆,司机也都是京籍司机。3次呼叫易到用车的易达出行,其中一位司机为非京籍,苏师傅说:“我是外地的,这是我早,三年前通过的,以前加入的不是松嘛,我认识的人都是这样干的,为了生活没办法。”

易到用车的李师傅透露,近期易到用车招募了一批非京籍司机:“原来必须北京人北京车,易达出行招募了一些北京车非北京人的。”

通过神州专车呼叫的3辆网约车中,有一辆是河北司机运营。一位京籍专车司机表示,近期神州专车的非京籍司机也在逐渐增多:“神州也有外地人,有时候一聊天,就看出来不是北京的。我干神州3年了,一开始没有外籍司机,现在真不行。”

根据《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的规定,网约车车辆和驾驶员需要分别办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记者调查发现,首汽约车司机都持有完善两证。神州专车的王师傅表示,自己已经获得网约车驾驶员证,但车辆还没有按规定变更为“预约出租客运”。司机:“我有网约证、考这个证三个月,背题目,好几本书。就是车没改,没有转成营运车辆”

易到用车的苏师傅则表示,两个证件他都已经办理完成:“我已经把行驶证改成营运的了,先考了网约车驾驶员证,同意车子改成营运,把原有的私车保险转成营运的,2次验车,出租车管理局验车,运输局验车,两个都验完拿了,等着拿证。车子补4300多,保险。”

滴滴出行的专车司机部分拥有两证,而快车司机几乎没有一位拥有,一位滴滴快车司机说:“营运资格证那东西,现在跑滴滴的谁有这个证啊”

目前北京的网约车市场鱼龙混杂,网约车司机的素质也参差不齐,严重影响了乘客的出行体验和出行安全。乘客鹿先生说:“司机在群里随意评论乘客,一位快车司机不经过同意在车上开直播,被直播”

甚至一些有暴力犯罪记录、酒驾记录的司机竟然也能通过网约车平台的层层审核被招揽进来。今年4月北京市民陈女士在王府井大街被一辆滴滴快车撞伤,事发后快车司机高师傅不仅驾车逃离现场,拒绝赔偿,还扬言自己曾经坐过牢:“你走法律程序吧,还的上我就给你,还不上我就不给你,算你我也不是这一场,我的这一年就打官司了,我外面欠35万”

中消协昨天发布了《网约车安全消费的舆情报告和消费者投诉情况》,消费者对网约车服务的主要意见包括:平台提供的司机和车辆信息与实际不一致、司机与消费者发生暴力冲突、平台处理消费者投诉不及时,以及司机绕路多收费、任意取消订单等。采访中,市民们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对路程的熟悉可能不像大部分的出租车司机那么熟悉/几次快车司机就我上车之后直接睡觉了,反正就绕了一大圈/确实是有安全隐患,现在没办法保证安全的/他那个车主跟他开车的本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太多了,方便是方便就还是不规范/比如说这个车是不是他的,可能作为我们这些一次性坐车的人都不会发现这些问题/出租车司机每一次出车之前都要做酒精的测试,出现违反交规的现象之后,和她之后从事出租行业都会有一定的关系,但网约车这块根本就没有这种间管”


分享到(SHARE 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