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时候,父亲喜欢收藏,因此培养了我对文物的兴趣。那时候的很多博物馆根本不接待普通市民,教科书上讲的后母戊鼎、四羊方尊,对我来讲只是书上一个模模糊糊的小插图。博物馆大多都是收费的,只有在一些特殊节日、纪念日,才会对特定群体免费。尽管如此,父母带我参观了大部分开放的博物馆。[详细]

 改革开放之前(甚至到1990年)老百姓吃饭难是最大的问题,我小时候,尤其是晚饭,基本就是稀饭拌点儿酱油。1969年,我跟我姑姑去一个工厂“玩儿了”几天(她在那儿下放劳动),结果我整天吃窝窝头,咸菜,我跟我姑姑说:“这窝窝头扎嗓子实在吃不下去了。” [详细]

 改革开放40年来北京的城市交通运输建设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远的不提,就说说咱们大兴黄村的366路公交车的今昔变革吧!前几天去参加老友聚会,我和老伴又一次乘坐了366路公交车,从黄村东大街站到木樨园桥西站,随着京开高速的修建和公交专用道设立,行车时间大大缩短,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到达目的地,真是既舒适又快捷。 [详细]

 说到电视机,想必每个家庭都有,有的家庭有两台甚至是多台。别看是一台小小的电视机,它折射出了改革开放以来发生的巨大变化。上个世纪70年代末,我有幸在北京东风电视机厂工作过15年,当时,我们厂生产的是“昆仑牌”小9寸黑白电视机。 [详细]

 1986年,北京市西城区“小升初”语文阅卷现场,有一篇作文在阅卷老师中传阅。老师们一致认为:这篇《我的家庭》的作文描述了改革开放以来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所发生的变化,写得好……该作文以39分的高分(满分40分)被区教委留作范文。[详细]

 多少年如一日在田地里苦心钻研技术的爸爸,开疆拓土发展融合产业的自己,紧跟时代看中电商机遇的儿子,几十年的发展变迁,我们老宋瓜王祖孙三代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瓜”时代,谱写了三代种瓜史。 [详细]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回望过去,可以断言,1978年是中华民族的关键之年,也是我的命运抉择的关键之年。1975年底,上了两年“高中”,就回村当会计了。对于我们“新三届”来说,1978年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年份。经过拼搏,来自于工农兵队伍的77级拿到了来之不易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在少有的春季入学。[详细]

 当我看到(我与改革开放)征文启示之后,我心里觉得有好多话要说。咱是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孩子。一晃40年过去了,在人生的道路上有坎坷挫折,也有成功和喜悦。我下过乡,也下过岗,吃过许多苦始终靠着双手劳动养家糊口。过着老百姓平常人的生活。[详细]

 2018年3月24日是北京地区气象部门的开放日,我去中国气象局大院参观,看到人们踊跃参观学习气象知识的场景,勾起了我对首都气象部门第一次向社会开放活动的记忆。 [详细]

 1978-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实现社会经济和科技腾飞的四十年,作为过来人我不仅目睹了我国在过去四十年各方面的巨大变化,同时也幸运地参与到中国社会伟大变革尤其是农业科技的大发展进程之中。我深刻感受到自己的命运与我国改革开放政策和中德农业国际合作息息相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