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4日是北京地区气象部门的开放日,我去中国气象局大院参观,看到人们踊跃参观学习气象知识的场景,勾起了我对首都气象部门第一次向社会开放活动的记忆。 [详细]

 1978-2018年是我国改革开放、实现社会经济和科技腾飞的四十年,作为过来人我不仅目睹了我国在过去四十年各方面的巨大变化,同时也幸运地参与到中国社会伟大变革尤其是农业科技的大发展进程之中。我深刻感受到自己的命运与我国改革开放政策和中德农业国际合作息息相关。[详细]

  从小长在北京的人,对老北京的情怀与生俱来。虽然北京越来越现代,有了环路、有了地铁、有了中国尊、有了大大小小的公园绿地……可无论怎么变,它依然是活在我们心中的那座充满厚重古韵的城。自从改革开放,这京城的文脉又随时代有力地跳动起来。就说保护文物,维护古都生态吧,就足可见证四十年来北京继承与发展文化事业的新气象。[详细]

 真正对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实施整体保护的正确认识,实际是在改革开放以后。2000年,市政府为了缓解日益严重的交通堵塞状况,决定拓宽两广路。在这条横贯东西的城市干线之上,有着许多体现南城历史文化特色的文物,其中纪晓岚故居最具代表性。有关纪晓岚故居的保护,我作为当事者之一,至今记忆犹新。[详细]

 我家有棵老枣树,是院里唯一的一棵树。我母亲今年89岁了,据老人家回忆,她进张家门时这棵树就已经有碗口粗了。屈指一算至少也有80多年的树龄了,真算得上老枣树了。这棵饱经风霜的老枣树枝枝杈杈刻满了光阴的故事,记录着我家兴衰变迁。 [详细]

 “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可能是老家一位种地的农民,高考恢复,我才有机会读书、上学。”谈起求学之路,艾国永感慨万千。1978年,艾国永出生于安徽滁州农村,那一年,恰逢改革开放元年。18年后,受市场经济影响长大的艾国永,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市场营销专业的大学生,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农村,来到兰州大学。 [详细]

 1982年出生的我是母亲的第六个孩子,最小的姐姐比我大四岁,正好出生于改革开放刚开始的1978年。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农村的土地政策发生了巨大变化,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有了些许改善,于是母亲在生下我之后得以用土鸡蛋、小米粥和红糖等将养身体,她高兴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说“小丫头是俺的福娃哈”![详细]

 唐勇力从2006年《新中国诞生》草图创作开始算起,到第二稿《新中国诞生》的最终完成,整整跨越了10年,可谓是巨幅作品。《新中国诞生》尺幅4.8米×17米,现悬挂在国家博物馆中央大厅,每日有近万人慕名前来参观。 [详细]

 师傅是在80年代初进入同仁堂的,那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我当时才两岁。没想到,18年后,我也来到了同仁堂,并且拜同仁堂专家于葆墀为师,学习中药炮制技艺。[详细]

 很多人认为,上海飞乐是第一个发行股票的(1984年9月份发行),实际上北京天桥是第一个。1984年7月14日,北京市财办、崇文区政府召开了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会议。[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