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我说北京这五年——我在“动批”的“八年战争”结束了

李杰2017-06-07 09:18:19 北京日报

核心提示:现在“动批”堵点的帽子摘了。尤其是今年随着“拆墙打洞”的治理,周边胡同里的交通环境也变好了,我发自内心地高兴。作为一名一线交警,我也为能见证这样的历史进程而自豪!下一步,我和同事们会继续努力,守住胜利成果。

八年前,局里调我去西外交通大队当警长时,同事都特同情地对我说:你可要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啊!那是个烫手山芋。

有什么搞不定?我这人挺倔,心想不就是有个“动批”嘛,能吃了我不成?

到岗第一天,我就发现自己太天真。西外南路,让我第一次亲眼见识到什么叫乱成一锅粥。这条路在北京并不出名,但在这段仅仅几百米的道路两侧,就是北方最大最有名的服装批发市场。

乱到什么程度?警车开到西外南路西口,只能停车熄火儿,得“腿儿着”进去。随意停放的大小车辆,大包小裹的批发商,熙熙攘攘的人流,还有连成串儿的小吃摊,叫卖声、揽客声、鸣笛声混合奏响,非法揽客的“黑摩的”赶不走、打不绝,拉着外地进货商的大巴车就在路边,一停好几个小时……我的头一下就大了,感觉血压蹭蹭往上升。

但再难管也得管呀!从那时起,我和“动批”之间的“战争”就打响了。

黑车黑摩的无缝不钻,我们就打“游击战”。行动时间、埋伏点位不固定,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隔三差五就抓一次。但这些人真贼,竟然用上电台通风报信,一辆车落网,其他人都闻风而逃。逃跑时更是横冲直撞,我们怕误伤市民,不敢玩命儿追。我的同事还在拦截中被划伤过。

拼不过速度,只好拼人力!姑且叫“人头战”吧。绕着“动批”一圈,我们派出队里三分之一的警力,严防死守。但“动批”每天进出车实在太多了,早晚加班、披星戴月的,还是顾此失彼。更何况,还有很多其他工作要做,疏堵、处理事故……有时还得紧急调回在家倒休的同事。

我越来越意识到,“动批”的问题,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是起不到作用的。批发市场在,交通需求就在,而过度的需求是这块区域所承载不了的。

局面出现转机是在北京启动功能疏解后,和北京核心功能明显不符的“动批”在2015年加快了外迁转型的脚步。摊位少了,客流小了,进出车辆自然也随之减少了。我们又推出一系列管理措施:增设违法抓拍探头,清理“黑摩的”,净化非机动车道,禁止大巴车进入西外南路……措施终于见效,赢了这场持久战,我们松了口气!

现在“动批”堵点的帽子摘了。尤其是今年随着“拆墙打洞”的治理,周边胡同里的交通环境也变好了,我发自内心地高兴。作为一名一线交警,我也为能见证这样的历史进程而自豪!下一步,我和同事们会继续努力,守住胜利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