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秦红岭

刘畅2017-09-04 19:28:11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访谈实录

第三十六期  秦红岭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专访节目“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刚才前面访问的代表是仉锁忠,接下来我们又邀请到了一位大学里的代表,我们的节目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平台收听收看,也欢迎您在网上跟我们实时互动,我们的节目之后会在广播的多个频率之中播出,欢迎您的持续关注。接下来我们先听下接下来的这位代表的简历。

朋友们,说人大是个好制度,不但取决于民主制度的选择和合理的制度设计,更取决于民主操作程序和高效的管理与监督,各级人大代表是不是能够具备高度的责任感,依法履职,同时还要有较高的履职能力,这就是能否发挥人大制度的效能和优势最重要的前提。今天我们请到秦红岭教授,也是我们十四届的市人大代表,她提出了一个概念叫“履职美德”,下面我们就来一起分享她的思考和履职故事。

秦代表您好,欢迎,你们现在已经开学了,正是该忙的时候了,新学期。那么我们还是很关心你创造的概念叫“履职美德”,你能不能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心目中的“履职美德””是什么样的?它是怎么样的思考过程?

秦红岭:我是2012年新当选的人大代表,当选以后觉得这是一份巨大的政治荣誉,但是我其实也感到这是很沉甸的责任,所以我当时的心情既感到荣幸,又感到惶恐。我首先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要去履职尽责,才不辜负人大代表之名”,所以我首先认真学习了代表法,了解了履职的各项法律规范。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因为我觉得人大代表是特殊的角色,对这个角色有一种特殊的要求,为什么这样想呢,跟我的专业有关,因为我是搞伦理学研究的,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伦理学,伦理学是主要研究道德问题,伦理问题,尤其是公民美德问题,不同层次的人,不同角色的人对他有不同的美德要求。

所以我就想人大代表是不是有美德,然后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基于我们国家,我们人大代表对我们的一种特殊要求,我就提出了人大代表“履职美德”的概念,把自己的想法写了一篇文章发在《瞭望周刊》,影响比较大的刊物。其实我之所以这样发,刚才你也说到了,我其实就提出了两个最主要的作为这样人大代表身份,对他态度的、品德上的要求,第一个就是责任的意思,这个其实是我们每个代表都能够感受到的,高度的一个责任意识,第二个就是公共精神,包括我自己讲的“履职美德”里面还有一个特殊的,不单是品德上的要求,还有一个就是我的学习能力、追求卓越的能力,这个在我们伦理学上其实也是一个美德的素质之一。所以我这个方面,一方面是自己对人大代表履职的一个理性思考,另外一方面其实我也是想鞭策自己,不能光说,我试图也想按照自己的要求能够做到知行合一,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就提出了这样一个概念。

王秋:实际上我理解就是您用您的专业来从另一个角度来诠释人大代表的履职,那么这个“履职美德”我个人理解,它有别于一般的公民美德,一般意义上的公民美德,是对所有泛泛而言。

秦红岭:把自己做好就可以了。

王秋:它是一种道德层面的,作为人大代表,它是一个特殊意义上的一种职务伦理,从伦理学上讲,需要有态度,有行动。

秦红岭:它需要一种你对公共精神的关注,公共利益的承担,因为你受人之托。

王秋:事实上你可能要有一个更多的参与仪式,参与精神、使命感,还同时要具备专业能力,就是你刚才讲的能力的水平,实际上也是美德的含义之一。

秦红岭:美德最早的含义就是包括一种卓越,达到卓越的状态,实际上我想我们不能仅仅是有履职的意识,还有一种能力,能把意识变成成效。

王秋:就要有参与精神,又要有奉献精神,同时还必须具备一定的专业水准,这就是概括为“履职美德”,我觉得挺有意义,这是一个创新的提法,这要不是专业的人员研究这个,我觉得很难提到这样的一个专业的角度。那么,咱们说到履职的正题,一个非职业化的兼职代表,现在咱们的制度决定了这一点,其实是对人大代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就是回到你的提法上,就是“履职美德”,这就是有比较高的要求,怎么能够处理好你的代表工作、履职工作和你的本职工作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要有找到一种平衡。

秦红岭:你刚才说的很好,我们国家实行的是非职业化的兼职代表制度,那么我们的代表工作实际上是我们的一个没有报酬的义务工作,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制度对我们每个人大代表提出了一个更高的要求。当我们成为人大代表,我首先要处理好的第一个最核心的关系,就是正确处理好本职工作与履职之间的关系。我们人大代表双重职责,第一,我们要做好本职工作,另外要尽量地履行好代表职务,有的时候时间难免有冲突,我自己的原则是合理安排、同步推进,尽量做到两不误,就是说我既要做好代表履职工作,我的本职工作也要做得很好,我觉得这是你的安身立命之本。但是也有一个问题,确实是会碰到时间上的冲突,那么我觉得一般情况下,我的原则是首先要履行好代表职务,然后再找时间把我的本职工作补上来,把它尽量做好。其实对这个问题我们的代表法有明确要求,就是说,我们的代表要在安排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优先去承担履职职务,这个代表法对我们是有要求的。我这个职业比你们要好一点点,我是大学老师,我有假期,所以我的时间比较灵活,所有有的时候说我们会参加的,这是职业优势,相对其他职业有灵活性,但是我在想不论是什么职业,只要做了代表,你肯定比不做代表的时候,多付出一些时间,加班加点,否则的话我觉得就不能很好的履职。

王秋:履职美德,更多参与,更多的付出。

秦红岭:除了工作之余要付出,我想你也是这样做的。

王秋:确实是,大学老师比别的行业有更多的优势,在专业问题的研究上,在敏锐度上,在分析问题表象背后的挖掘深度的原因上,他有系统性,有可研究的便利条件,应该多吸取各种教授大学老师来当代表。以前你也说过,民生问题是代表履职比较好的切入点,那么我知道你提了很多的建议,都是跟民生相关的,其实也是代表普遍关注的问题,比如你说的《大望桥到燕郊要增加多一些线路》。

秦红岭:定制公交的问题。

王秋:还有延迟女教师、女教授退休年龄时间的问题,这些都是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也都获得了有关部门的重视,现在我不知道在推动政府部门积极回应这方面,你做了哪些工作?还有关注到哪些?

秦红岭:其实我想作为一个代表,我们的履职基本途径就是提出一些特别好的建议案,大概五年期间,目前为止我统计了一下,我提了35项建议,其中有一些建议如您所说有一定的社会反响,刚才也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燕郊到大望桥要增加多一些班次》,这个其实报纸也登了,我曾经还接过电话,来感谢我提的这个建议,我当时特别欣慰。还有一个建议是关于女教授的问题,其实不是延迟,是因为我们要求跟男教授统一时间退休,非常特殊的市属高校的问题,部属高校不存在,市属高校女教授是55岁退休,因为我是我们学校女教授协会的会长,我们女教授反应强烈,我们正年富力强的时候就让我们退休,所以我每次提建议的时候,我会征求她们的意见,她们就跟我说要提这个建议,所以我其实是13年提了一次这个建议,提了以后教委当时给我的答复是说,根据工作需要,女教授自愿申请许可,由教委批准的情况下,可以一次性延长。

这是当时的答复,然后答复完以后,14年我又就做了调查回馈,我就到大学去看,我说人事处我说,根据工作需要,他们说的可以延长,人事处有关同志说,“根据工作需要”极为模糊,怎么掌握什么叫“根据工作需要”,这条没有执行力。所以16年的时候又提了一次,就是女教授同龄退休的问题,又征得女教授的意见,给女教授一个选择权,你可以选择退休,也可以选择不退休,一次性到60岁跟男教授一样。这个其实后来解决这个问题也有契机,就是两个月以后国家层面就出台了这么一个,很快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有的人就说这个是你推的?我说不是,我们可能有一些声音发出来了,是这样的。

所以通过我这几年我的履职,我感觉我们在代表积极回应这方面有两个问题要解决好:第一个就是代表将来提建议要提高质量的建议,比较好解决,这个是非常重要的;第二个问题就是代表也要有一个认识,可能解决不了,我再提,其实我个人觉得我自己这方面对自己觉得做得不够好,未来如果还要当代表,我觉得这方面我要努力加强,另外我还想透过我们这个呼吁一下,自己透过建议案回应的过程,我觉得有的部门重答复,答复得很好,但是轻落实的现象是存在的,所以我特别希望通过一个良好的制度建设,能在这方面采取些措施,改变这个重答复轻落实这个现象,这是我特别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单靠代表推动,有的时候觉得难。

王秋:其实我们期待的还是问题的解决,我们不是需要的是那一纸答复,答复的满不满意,最主要的是解决问题。你能不能结合自己的专业,在观察、分析社会问题的时候有些急待解决的,比如四年前您就带人大一些学生做一项调研,形成了一个成果,就是“名人故居保护的问题”。这个在北京看起来事不是很大,北京有更多的事情要做,交通的问题、环境治理的问题,“名人故居”这个问题,您怎么关注到这个点?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秦红岭:这跟我的专业,因为我也是研究北京城市文化,我在研究的过程中,名人故居的存在可能有的时候忽略了它对城市的意义,不仅能够提高城市知名度,或者说成为很特殊的文化旅游资源,而且名人故居的存在是一个城市文化厚度、精神深度特别重要的提现,甚至把名人故居作为无言的教化者,它是精神传承作用。北京改革开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就在城市建设方面,这个城市大规模建设中,我们发现包括名人故居在内的很多文化遗产,常常是面临建设性的破坏。我们都初步看到,我们的很多名人故居就消失了,就被拆毁了,还有名人故居就消失了,变成了大杂院,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基于这种情况,我就在几年前带了中国人民大学国学社有些特别关心北京城市文化的学生,给他们做了很好的区分,好好的调研现在名人故居的状况,只调研了的一部分,然后我们这些学生也特别努力,最后我们成了一本书,刚才王秋代表提到的是这本书成《城默》,北京名人故居的人文发现,实际上这本书里有每个学生写的每一章的对于某一个名人故居的观察、调研,包括提的保护性的建议,所以觉得还是有一些小小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