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李文杰

刘畅2017-09-01 19:48:57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访谈实录

第三十二期  李文杰

王秋: 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专访节目“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平台来收看收听我们的节目,我们的节目会在广播的多个频率当中剪辑播出,也欢迎您的持续关注。我们也欢迎您在网上跟我们实时互动,您提出的问题,我们的代表都会在现场给予回答,今天我们请到的是一位地铁运营工作的一位管理人员,她也是一位基层代表,让我们先来听一段介绍。

王秋:朋友们,我们今天请到的是李文杰代表,他在地铁运营岗位工作了30年,那么他对地铁运营的方方面面应该是了如指掌,那么从一线职工到人大代表这些年,他都做了哪些工作又是怎么来履职的?我想大家一定很关心,下面就请大家一起来认识李文杰代表,听一听她的履职故事。李代表,您好。

李文杰: 您好。

王秋:你是在地铁工作了30年。

李文杰: 对。

王秋:这30年应该说北京的地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你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能不能现在帮我们梳理一下北京市的地铁究竟发生了哪些方面的变化?

李文杰: 你说的非常好,确实从我来说,北京地铁发展的亲历者和参与者,从87年进入北京地铁到今年整整30年了,在我看来,北京地铁的发展,我给它归结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单线运营,从无到有,我刚开始入职上班的时候,当时只有北京地铁的1号线和2号线。

王秋:这是80年代末?

李文杰: 对,是80年代末,那会儿我们老说运营叫大树,40公里,实际上准确的数字应该是39.7公里,不到40公里,两条线,老的1线北京人都知道,我们说老1线就是从苹果园一直到北京站,还有一个是2号线,当时就是2号线,还不是现在的一圈,实际上当时是一个马蹄形,因为南环在老1线里面,因为我87年进入地铁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在地铁的运营上有一个新的规划,要把整个2号线环通起来,这是第一个阶段;第二个阶段就是从我入职一直到2003年,大致应该说16年的时间,我归结为是网络化运营的框架初步形成的这么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实际上整个在北京市又修了三条地铁,就是咱们通常说的复8线、8通线和北京地铁的13号线,应该说不管是从第一个阶段的从无到有,还是从第二个阶段的网络化运营初具规模,我个人认为发展的速度是比较慢的;到了第三个阶段,应该说就是2007年开始到现在,我个人包括我们自己内部也老说这是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

王秋:老百姓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文杰: 因为奥运会申办成功了以后,实际上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轨道交通的建设,因为这里有一个作为北京超大城市市民出行的问题,还有一个奥运会各种赛事的疏散问题,所以在这块应该说这些年发展得非常非常快,我记得是2007年的10月7号,那一天、当天就同时开通了北京地铁的5号线、8号线一期、10号线一期以及机场线,当时我们非常的兴奋,我们老说最近这三年地铁的建设公里数比过去30年的总数都多,这几年就更是这样了,这是大家亲眼目睹的,几乎是每年都有好几条新线开通。

王秋:一年一个变化,在世界上都是罕见的。





李文杰: 确实是这么回事,所以说到现在从北京来说,18条运营线路,从运营的里程来说是574公里,从车站来说到目前345座车站,将近350座车站,应该说从整个网络化运输这个角度来说,已经完全形成了变化的,确确实实应该说翻天覆地的。

王秋:前不久新闻刚刚报道,现在在建的地铁还有20条,也就是说未来,到2020年,我们将达到一千公里。

李文杰: 对,这是北京的一个规划,而且这是已经批了的。

王秋:对,已经审批的,而且在建过程中,也就意味着我们在不久的几年内将达到了世界城市当中拥有地铁线路最多的城市

李文杰: 作为地铁人,我们也感觉非常自豪的。

王秋:很骄傲,而且现在北京市的投入会很大,在资金上全力保障,也会用各种方式,刚才我听您介绍是要进行融资这样的方式来保证地铁的建设。

李文杰: 确实是,实际上作为轨道交通建设来说,应该说固定资产投入比重非常大,从资金的占用这个角度来说也非常大,我87年入职的时候,那时候修地铁,一公里一个亿,到后来广州、上海开通建设的时候,当时我听到的数是,广州地铁是7.5个亿/公里,上海地铁是10个亿/公里,所以说从建设的资金费用角度来说,应该说政府确确实实是千方百计想办法,那么从过去政府的独立投资建设这几年也在探索新的模式,我们也老在听说,比如说ppp什么的,在这种吸收,吸引,民间资本,然后进入建设。从地铁的运营管理过程当中,随着体量这块的发展变化,应该说在运营管理这个角度也在不断的变化,从最初的1条线、2条线,当时的重点应该是战备为主,运营为辅,然后到后来上世纪80-90年代,实际上是以运营为主,因为那会儿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备战的需要了。到了现在,从北京地铁网络化运营大的格局形成以后,实际上这些年应该说北京地铁也发生了一个非常深刻的变化,特别是习总书记视察北京,发表重要讲话以后,实际上从北京地铁内部的运营管理,从我们自己内部的要求来说,我们也在说,北京地铁的服务保障能力要同首都城市战略定位要相适应,而且要紧紧围绕北京四个中心的建设,积极履行作为首都国企的政治责任、经济责任和社会责任。要再提升四个服务的水平上积极的下功夫,我们说在十三五期间我们要积极建设一个更高水准的国际一流,国内领先世界一流的六型地铁。

王秋:真是说到你专业上了,所以一说到地铁,你是滔滔不绝,我都不忍心打断你,但是真的是地铁的发展变化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且我有一次有机会去参观了地铁博物馆,非常好玩,有很多很多的故事,比如当年创建地铁刚开始建设的过程当中有很多的难点,北京的地下很复杂,还请来了苏联专家,最后还撂挑子走了那种感觉似的,干不了,走了,然后我们自行研制。

李文杰: 当时北京地下水位非常高。

王秋:这里面的难处要讲起来故事可能要讲很长时间,它本身的故事性就很强,背后可挖掘的内容也很丰富,所以今天我们得回到正题上,咱们得说你当选人大代表以后的一些故事了,先说第一个故事,我记得你是2012年第14届市代表,第一天报到的日子时,开会之前要开预备会,头一天报到,你好像就晚了,这背后说是有小插曲。

李文杰: 其实倒是也没晚,但是就是没去那么早,实际上咱们接到的报道通知是说9点到11点,我一看时间来得及,因为当天正好是周一,而且刚刚下过雪,所以对于我们运营人来说,实际上地铁我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雪天就是命令,下雨就是命令,一旦发生特殊的天气,那么作为运营管理人员,是必须要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这是一个,在一个当天又是周一,从地铁运营来说难度最大的,一个是周一的早高峰,另一个是周五的晚高峰,所以那天应该说两种情况并存,又是周一又是雪后,我一看咱们的报道时间允许。

王秋:因为下午才开预备会,上午要求报道,你事先赶了个早班,到一线去检查工作。

李文杰: 抽空就上车站去了一趟,因为实际上在高峰的时候,乘客坐车没感受,其实作为我们自己内部来说,实际上在高峰的时候实际上没有管理人员,因为所有人都是一线员工,都是一线的服务人员,因为所有的岗位,这些年也在不断的深化改革,各种人员配置应该说也是非常少的,比如说站台,岛式站台就一个人,要是侧式站台就一侧一个人,但是高峰大家乘车的时候,看见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肯定不是一个人,其实那些人就全部都是管理人员,包括来加班保障的工作人员,所以说在这块,不管是说特殊情况下的岗位坚守,还是有一些运营保障需要的无私奉献,不管是地铁的管理人员,还是地铁的每一名一线员工,大家都是责无旁贷,而且是毫无怨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