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王晓宁

刘畅2017-09-01 15:08:25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文字实录

第三十一期  王晓宁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特别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代表访代表”节目,我是王秋。特别感谢您能持续关注我们的节目,您的鼓励和支持就是我们做好节目的动力,接下来我们请到的代表是一位讲解员,我们一起来听下她的介绍。

王秋:小宁代表您好,欢迎你的到来,你是一位80后的代表,可是你已经做了两年了,就是08年开始当选,你还能记得当时当选代表的时候那个心情吗?当选代表之前和之后有没有明显的变化?

王晓宁:感觉很激动,因为是种荣誉也很荣幸,也是这么多年对我工作的一个认可,但是紧接着随着人大的培训,包括参会以后,就觉得是一种责任,责任很大,也是一种压力,怎么更好的能够去履职,切实的为老百姓去做点儿事儿,确实责任很大。

王秋:“年轻”这两个字在你身上是一个重要的标签,当时在人大代表当中是不是最年轻的一位?

王晓宁:不是,还有一位,还有一位比我更小一点。

王秋:当然也是阵营里面最年轻的了。那么,当时年轻的你就当选人大代表,它带给你的压力更多还是优势更多?

王晓宁:其实大家都说年轻就是优势,但是同样可能经验更少一点,我想可能还是有压力的,因为人民这么相信你,把你选为代表,自己怎么能够去履职,把老百姓的一些民生民意能够用建议案的方式去表达出来,确实能为老百姓做点儿事儿,当时就是没有经验,所以觉得还是有压力。

王秋:对,我也有这种感觉,刚当代表的时候,实际上是都不知道从哪下手,很多东西还不熟悉,程序上、专业上、人大工作专业的术语、程序都不熟悉,真是从零做起的,你的感觉我也有。那你的工作是云居寺的讲解员,我们去云居寺的时候就给我们介绍过,这里有一位非常棒的讲解员。这是你每天的工作,实际上是和文物打交道,应该说也是一个很特殊的工作,那么你的建议案是否都和这些文物保护工作相关?

王晓宁:有一部分,也有不是的,比如文物保护的、有关于制定文保规划、有关于申报世界遗产的、另外还有一些加大文物遗址保护力度、另外还有一些反应民生民意的,也都有。

王秋:在文物保护这方面的建议推进的怎么样?

王晓宁:现在也是一直在做,因为政策问题,有的还没有完全的做到位,但是我相信会一点点慢慢地做好。

王秋:云居寺在申请非遗项目吗?

王晓宁:我们也在申请,一直在努力。

王秋:说到文物保护,普通人感觉和自己的生活离得较远,唯一相关的就是到景点去作为一个旅游的项目,一个景点,好像觉得跟大家还有联系,但是实质上文物保护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文化传承,一个民族的文化渊源。文物是不可复制的,一旦毁灭了,有可能是永远的消失,所以在这一点上可能需要一个社会,大家的共同保护意识的提高。能不能给我们讲解一下,在文物保护上你现在最关心、最希望得到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王晓宁:其实文物保护是一个特殊的一项工作,因为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做,我们现在虽然是文物局,包括一些文物主管部门在做这个件事情,但是一些野外的文物,包括洞窟里的文物保护需要继续加大,所以我的最希望改善的是野外文物,这些遗址遗迹的保护,怎么更好地保护它。

王秋:有这样的例子吗,给我们举几个?

王晓宁:您看新闻会看到很多野外文物会遭到丢失或者损坏,所以怎么把这些人的保护意识提高上去,能够大力度地去惩治盗窃犯。

王秋:野外文物是散落在民间的,荒郊野外的,这种很多吗?

王晓宁:很多。

王秋:比如一个石碑、一个小建筑……

王晓宁:因为文物的范围是比较广的,除了这些古建之外,还有很多,甚至有的一个碑,以前会建很多碑,您知道它是有各种各样的作用,一个碑立在这就是文物,有个牌坊立在这就是文物。

王秋:那我听说你原来学的不是文物专业,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这个跨界有点大,这里面有内在的联系,是什么动力让你能够转行,转到文物保护这一行里?

王晓宁:其实我个人觉得,你比如服装设计,我们当时学服装设计,并不是说让你把图画在纸上就可以,老师要求这些历史知识,包括当时的社会文化,还有民族的特点,这些服饰特色都要掌握,我想服装设计应该是把民族元素、民族文化,在人的身上,在这些布料上体现出来。我们讲解员把这些民族文化、包括民族精神,用讲解的方式让大家能够听到、看到,我想还是有联系的。

王秋:什么原因让你转行?

王晓宁:当讲解员实际上是也是因为一个设计,因为当时我实习的时候有段时间去一个设计公司去实习,实习的时候看到有一款中式的服装,一个旗袍很漂亮,上面有书法文字,就觉得特别的好,因为是民族元素,回去跟家里老人说,后来家里老人说,其实这个字不是最好的,最好的是在经版库,经版库是哪里呢,就是在云居寺,诗经藏京库,当地老百姓叫经版库,我们到那去看了,当时以后觉得这个地方文化内涵特别深厚,而且环境也特别好,所以特别想去那工作,2000年正好是一个机缘巧合,那边招讲解员就去面试了,然后合格之后就一直干到现在。

王秋:讲解员和服装设计其实离的很远,你有过这方面的基础和培训吗?

王晓宁:自己考的导游证和讲解员证。

王秋:那还是喜欢,这么一说,你这么一讲,看来这二者还是有一些观点,其实都和中国的文化渊源有关系。作为讲解员,你每天可能都在走同一条路线,说的都是同样的话,应该说工作比较固化,接触的游客在变,但是你所说的和做的是重复性的,那这个工作需要创新吗?

王晓宁:其实这个工作重复走的只是路线,我们需要像您说的需要创新,它有两点:一个是导游技巧的创新,一个是讲解内容的创新。因为有很多游客来自五湖四海,各个阶层的都有,接触他们的时候就要求知识含量要高,我们有一句话,自己有一桶水,才能给别人一杯水,所以要不断的去学习。包括一些游客还有一些领导,他会陪客人、陪家人、陪朋友,不是去一次,是不断的去,我经常讲一套讲解词,他可能都会讲了,所以我需要不断的去加入新的东西。其实我最高兴听到的是,我讲完之后听到游客或者是领导说:小王,你又加新东西了。其实我真的非常高兴,因为我的付出得到他的认可,他注意听了,知道我又学习了。

王秋:游客在变,也要求你在变,要满足游客的需求,另外要跟游客之间其实是要有一种互动,他的一些提问,包括对你的一些提示,可能也会给你带来一些新鲜的感觉。那么你觉得,作为讲解员可能跟游客交流的大部分,我的理解还是比较停留在表面层次,因为毕竟回头客是少数,大部分还是观光客。但是开展人大代表履职工作,做一些调研,这是需要深度、深层次的,这种两种交流是完全不同的,那么你觉得会不会在履职的过程中,和你工作当中的劲儿是不一样的,会不会遇到一些难点,就是碰到一些和你工作状态完全不同的东西?

王晓宁:会经常碰到,因为去调研,也会看到很多事情。尤其是一些老百姓去反映一些问题的时候,有的时候就比较激动,就要去用自己的语言让他们平和下来,把问题交代清楚,能够讲清楚,在合理的情况下反映上去。

王秋:2015年的两会的时候,你提的一个建议《就是把素质教育要渗透到整个的教育体系当中》,尤其是要让孩子从小就把学习和生活紧密地实际联系起来,让孩子学到和做到学会认知、学会生存、学会做事,而且要学会与人共同生活,这些素质教育的问题,你是怎么会关注到的?又为什么要投入这么大的精力做素质教育?这跟你的职业还是离的相对比较远的,这跟自己孩子有关吗?

王晓宁:也不是,因为我只是觉得大家受外来文化的影响,很多民族文化就是不了解,甚至不知道,然后我们云居寺是社会大课堂的资源单位,属于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所以我们也有宣讲团要宣讲,所以像二十四孝,包括弟子规,有很多人不是特别清楚,那么我那就是作为一个社会大课堂的地方,另外我也作为讲解员,有责任和义务去把这些民族文化传承给他们,另外作为人大代表,可以说更是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些民族文化的发展传承能够做到最好,然后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

王秋:看来这个还是跟你职业还是有关系的,那你把这个素质教育提到建议,提到人大以后,开始走入校园传播相关的知识,你是要进入到校园讲解吗,比如说石刻技术、诗经文化,学生的接受度高吗?

王晓宁:非常高,因为我们不是说只有一套讲解词,我们是这样,根据学生不同的年龄段有不同的讲解词,比如说针对小学生,主要给他讲孝方面的知识,中学生就是精神方面的,到了高中生就是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除了讲这些,我们会有一些互动,给他们出题,然后还有一些奖品,另外还会有些实操的活动,比如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印刷术,我们都会带过去,所以说孩子们非常喜欢,而且确实也达到了,能够传播民族文化,弘扬民族精神的目的。

王秋:那你是怎么想到把这些传统文化的记忆带入到基础教育?你们进的是中学?

王晓宁:我们是小学、中学、高中、大学都有去,社区、部队。

王秋:进了多少学校?

王晓宁:我们现在每年固定的最少要两三次,然后还有一些不固定的,就是有邀请我们的,我们看到那边有活动就会过去,还有很多。

王秋:大学也有,这些跟你提倡的素质教育也是相关的。那你觉得现在这种传播传统文化,把他们带入校园之后,和你当时提的建议的目标是否一致?你觉得还有没有可提升的空间?

王晓宁:我觉得没有完全的一致,因为我觉得提升空间还是很大,因为我们还有很多民族文化没有表现出来,因为我们毕竟是一点点,一个点,只是希望以点带面,能够让同行业的人共同的去做这件事,把这些民族文化民族精神能够传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