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李海丽

刘畅2017-08-30 17:37:33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访谈实录

第二十九期:代表李海丽

王秋:受人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听和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专访节目 “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平台来收听收看我们的节目,之后我们的节目也会在广播的各个频段之中剪辑播出,也欢迎您持续关注。各位朋友大家好,我们今天请到的代表是李海丽,她是十三、十四届两届的人大代表,在健康用眼、居家养老、还有医养结合等方面做了大量的调研工作,近年来她主要关注近视眼防控的一个严峻局面,另外还有北京人口老龄化、雾霾天气下的健康防护等等这些问题,她说民意、道民生、献良策、出实招,接下来的节目让我们一起走进李海丽代表的履职故事,李代表您好,现在在多屏时代眼睛疲惫、干涩、流泪这是大家都有的共同体会,那么还有像咱们现在的少年儿童,是不是出现近视眼的几率很高了?在全世界好像是第二。

李海丽:非常高,中国是一个近视大国,而且既是一个现代文明病,它等于说跟社会的进步有关系,你比如说过去古时候的人都很少有近视的,现在随着文明的进步人们看近的越来越多了,过去都是打猎、放牧、捕鱼、看远处,现在我们逐渐的看书、电脑、手机,所以现在近视的人越来越多,你看小学生一般一个班级一半的都带眼镜。

王秋:我在网上还搜了一下看了一下这个数据还是挺惊人的,好像是50%到60%都是,大学的几率更高一些。

李海丽:大学里面80%都带眼镜,我有的朋友的孩子让我看了一下,2岁多的孩子1000多度,前两天我刚看一个病人刚11岁的孩子1900度,一只眼睛,他不知道,家里的家长也不知道,后来发现他有点斜视了才去医院里面检查,一看一只眼睛1900多度,另外还有一只眼睛是一个低度数的近视都已经造成弱视了,所以现在小孩近视眼的概率真的是太高了,所以这也是咱们国家非常重视的一个问题,那也是我们眼科专家比较关注的问题,所以我们都在防控这方面大力的做一些工作。

王秋:其实老年人眼睛的防护也是不能忽视的,老人现在看手机也有依赖症,一天在发微信和看养生的信息,其实耗在手机上的时间越长对眼睛的伤害越大,所以您做眼科医生给我们的网友、给我们的听众出一些实招,您也开个药方看看怎么保护。

李海丽:因为手机也是这些年才出现的,至于长期用手机对眼睛有多大的伤害,这个目前来说没有一个科学的数据,但是我们的体会是这样,这个手机确实对眼睛没有多大的好处,对于孩子可以造成他的近视越来越加重,对于老人也是这样,比如说有的老人老花眼,看完手机再看远处就看不到了,这种调节能力也下降了,还有它对黄斑也是有伤害的,尤其是在晚上看的时候它的光线对比很强,可能对我们也是有伤害的,所以有的老人来了以后经常问我们眼科大夫,你看我天天看手机是不是对眼睛不好啊?我们说您少看一点吧。

王秋:那平时应该怎么防护呢?

李海丽:对于不同年龄段的人来说是不一样的,那么对于小孩来说还是要尽量避免长时间的用眼,比如说我们都建议孩子在室外的时候能够达到2个小时,这种国内外已经证明了,如果这孩子长期在室外活动,近视的发展就会很慢,但是如果天天在室内抱着手机和书本来看的话发展就很快,所以我们还是建议孩子们尽量到室外去锻炼,然后饮食方面要平衡饮食,如果出现可近视我们也有防护的措施来减缓它的进展,也可以到医院去检查听医生的建议。

王秋:我还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是有眼保健操时间的,现在学校里面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的设置?

李海丽:现在目前又恢复了,有一段时间大家觉得眼保健操没什么用就都不做了,那么现在觉得还是有一定的用途,对于眼部肌肉的放松、缓解疲劳都是有一定帮助的,让孩子们闭上眼睛休息休息。

王秋:那现在从人口的结构看,随着老年人口比例的不断增加,北京现在真变成老北京了,官方的数据显示截止到2015年底,北京全市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占比已经超过了23%,就是说1/5都多了,这是2015年的数据,我想到今天随着老龄化的加剧可能人口还会增加,那对于社区养老和家居养老的需求就越来越增加了,那么在2015年的两会上您就提出了家庭医生可以视为老人的健康看门人,这个提法真的是很好,可以对老年人的慢性病、常见病进行日常的治疗,但是权势家庭医生的团队是明显的不足,这又陷入一个困境,两年过去了不知道现在改善到什么程度。

李海丽:首先说社会老龄化的问题,确实是从2000年开始突然就成为老年社会了,这个就有点未富先老、未背先老,但是各级政府都很重视,全社会都很重视这个问题,那么咱们国家还是因为养老机构有限,所以还是鼓励居家养老,居家养老大概90%都是在家养老,6%的人是社区养老,4%的人有机会进入养老机构,那么老年人的健康最主要的开始要靠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因为现在国家也倡导分级诊疗,原来不管有什么大病小病都会到三甲医院去看,那么这种医疗资源也是一种浪费,而且也会造成资源不足,所以咱们还是倡导分级诊疗,大部分人在社区看一般的病,老年人主要就是一个健康保护,或者是一些老年病、慢性病,那么他们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种指导下完全可以解决问题,而且现在咱们国家北京市签约家庭医生都能够覆盖到了,那么这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们跟社区家庭的老人们进行签约,平时对老年人的健康情况做一个档案,还有就是随访,如果一旦出现问题他们会指导老人如何去用药和就诊。

另外社区和三甲医院也有这种转诊的制度可以帮老人预约,我经常有病人来说我是社区给我预约的号,现在已经非常好了,我开始还很奇怪,后来说现在都这么先进了,在社区你就可以约到三甲医院的医生了,所以目前来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是老人健康的守护人,但是现在他们人手不足,特别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一方面就是人才留不住,有一些都去大医院了。

另外他们的编制也是不足的,他们平时要负责基础的医疗工作和卫生保健工作,现在还有一些政府的工作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来做,所以平时肯定是人手不足,但是这些年来也有所改善。我提的时候是2015年了,因为后期政府很重视,一方面是从外地引进了一些非京籍本科以上的医生到社区去工作,另外就是北京有一些退休的医生让他们到社区去工作,还有就是进入老龄化以后从2010年开始倡导全科医生的,那么各个大学也很重视,包括我们北大医学部成立了一个全科学系,培养全科医生,首都医科大学也有,全国的医科大学都是纷纷来成立全科的学习来培养这些全科医生,今年已经有毕业生了,我前两天没了一个报道就是我们北大医学部的主任詹启敏教授到社区去看这些毕业生,这是第一批毕业生国家很宝贵的,而且社区也非常欢迎,然后就问他们的待遇怎么样、将来的发展怎么样,所以想办法把这些人才留住,还是有一定的解决。但是这个问题还是挺严峻的,因为双极诊疗了病人逐渐都会到社区去看病,三甲医院我们明显感觉到病人量下降了,但是社区多了,需要的人就更多了。

王秋:全科医生我理解就是,正常的一些小病,发烧、感冒、头疼脑热的就在社区解决了,要是遇到一些专科的病人再去转诊到三甲医院。

李海丽:这个全科医生不光是给病人治病的问题,还有一个健康防护的问题,他要做一些宣传告诉大家如何去防病不得病,然后小病他们就可以给看了,一般的老年病无非是高血压、糖尿病、慢性病、或者是有的手术以后回到社区来康复的,那这样全科医生都可以给他做一个指导和治疗或者长期这种随访都是可以的。

王秋:做好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工作,也就意味了老年人社区养老其实就有了可能性,那么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咱们本市的老年人口已经超过300多万了,如果解决好了老年服务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家庭的后顾之忧,所以你有很多建议都是围绕着居家养老服务体系来提出的,也做了很多的调研、去过很多的日间照料中心,走了很多的地方,在调研的时候有没有让你难忘的事情或者是有哪些感受?

李海丽:咱们这个社会这么快进入老龄化了,有一句话就是孟子曾经说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谁都有老人,所以我这些年我发现整个社会都还关注这个问题,包括这些普通的老百姓家里有老人的、还有医疗机构、养老机构、还有大学里面、还有各个党派都在关注,那么我自己作为一个医务工作者还有我们是一个民主党派的,那还有我作为一个市人大代表,所以这些年也很关注,而且也参加了我们北京民建组织了一个老龄居,他就是市民建在这里面组织专家学者关注养老的政策、为政府提一些建议、还有调研,我随着民建的老龄居,我们民建中央有一个人口医疗卫生委员会也是关注养老的问题,那么一起走访了会多养老的机构。

比如说五福、一福这样的养老机构,还有一些日间的照料中心,还有一些托老所,那么看完以后我觉得特别有感受,我就觉得社会各方面都在关注这个问题,那么这些养老机构突然间就出现了很多,就像雨后春笋一样的,那么咱们社区里面一些有条件的就是街道来办,没有条件的就托一些民营资本来办,各种形式的都是。

这些托老所大小不一样,有的有床位比如一两张床或者十几张床,有的就没有床位,老人在这里比如吃饭的问题,比如儿女都上班了白天把老人放到这里,有一些老人作伴精神上就觉得很高兴,还有一些文化的娱乐活动,还有就是中午吃饭的问题也解决了,另外还有一些中医理疗养生的,老人们在这里都非常的好,但是我觉得有一些还是有一些问题,比如说有一些机构都成立了老人不知道可能他就不会来这里,或者是有一些的设施都不太统一,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老人吃饭的问题解决了,就医的问题有的还是解决不了。

王秋:有的人的情况可能不一样。

李海丽:一个是这一方面,还有就是有的日间照料中心有医保可以报销,有的没有医保的话老人就很困难就不能在这里,就要想办法到医院里面去就诊,他现在没有做到这种医养结合,那这个是目前存在的一个问题。

王秋:那么在医疗资源中间,需求永远大于资源,应该说我们需求和资源之间是不平衡的。

李海丽:尤其是这些年人们对于健康的需求越来越多了,但是医疗资源是有限的。

王秋:那么怎么能够让这些医疗资源进入养老机构、还有进入到社区更好的落实到医养结合,您有哪些好的建议吗?

李海丽:我觉得也是分不同的,比如说养老院的医疗问题应该跟医院结合在一起,你们现在成熟的也有这些模板,比如说燕大医院,它是整个的医院然后又建的养老这是一体的。那么老人的养老和医疗就没有问题了,过去养老院里面不让设这种卫生室或者要去审批,最近咱们刚刚出台了一个政策,就是说以后这种养老机构里面设置这种卫生室的可以不用审批了,还是鼓励这种医疗机构尽量能解决这种问题,那么对于社区来说社区养老照料中心。

我当初提建议的时候就建议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结合在一起,因为咱们不是鼓励老人自行量不出1000米就能解决就医问题,那么就建议把这些照料中心建立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卫生服务站就近,这种也有一些成熟的模式,比如说在西城区像金融街都有这样的楼上是养老楼下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这样是最好的。

王秋:刚才注意到您说的一个数字就是到2020年90%老年人实际上还是要在家庭养老,6%的进入社区的养老,4%的人才能够进入到机构养老,那也就是说绝大部分人是要在家里面养老的,那么您因此就提出一个关于加快社区和家庭适老化改造的几点建议,您先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适老化的改造?

李海丽:就是最初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么快进入老龄化社会,当初谁建楼的时候也没想到老人要住这个楼,所以基本上过去的居室和楼的建设都不是适合老年人的,不如说有的家里面老人上厕所,马桶很低,关节不好蹲不下去,或者是过去的地板都是很光滑的那种都不适合老人去居住,那么咱们就想办法让居室改造以后能适合老年人居住,所以我们提出在改造这块要适老化,这个也是政府在极力倡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