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刘林

刘畅2017-08-29 17:55:30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访谈实录

第二十七期  刘林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专访“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等平台来收看收听我们的节目,之后我们的节目也会做成录音剪辑,在多个广播频率当中陆续播出,欢迎您的持续关注,下面我们先来通过一段介绍认识今天到场的代表。

王秋:刘代表您好。

刘林主持人好,各位听众和各位网友好。

王秋:欢迎您的到来,您是城市学院的院长,城市学院是我们北京市的一所重要的高校,成立在哪一年?

刘林在1984年,现在已经33年了,现在是本科、研究生,一本,以本为主,兼有研究生教育,还有少量的专科教育。

王秋:在校有多少学生?

刘林目前的在校生是两万两千人。

王秋:是北京市规模最大的。

刘林对,现在在本、专科资源志愿中是规模最大的一所学校。

王秋:咱们城市学院发展势头很好,也有很多大的动作,特别是在这次的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方面,我们率先做出了表率,两年间听说已经有一万多学生疏解到郊区。

刘林到今年九月份有一万五千人。

王秋:我们的分校区在哪里?

刘林在顺义的杨镇,欢迎大家去看看。

王秋:新校区已经开始了,那么这个重要的举措听说今年已经被市长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那么在这个数据当中其实涉及的问题会非常多,你想想学生、教师衣食住行,现在我们新校区离城市得有多远距离?

刘林距离城镇一共是67公里,大概正常情况下不堵车有一个多小时,正常的情况下,要遇上北京雾霾天气,大雾封路的时候最多走过四个小时。

王秋:那所以这是一个应该说是大的系统工程,他既需要稳定人才队伍,而且又要保证教师的起码的基本的条件,同时还要保证教学的质量,就是头等大事,而且要传承学校的文化等等,所有的这一切其实等于新建了一个学校,这里面的艰辛我估计您是感触很深很深的,那么这个里面也需要很大的魄力,当时你的压力很大,那么学生和教师都理解吗?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

刘林您就是作为新闻界出身的人大代表,一上来就是直奔要害。确实疏解是这几年北京城市学院工作当中的最重要的项目,一个学校的校舍的选址,对学校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从外部来讲关系到学校的市场环境,直接影响学科专业的设置和人才队伍的建设,就你面向服务的半径的问题。从内部来讲,它还涉及到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一个学校的文化,它建立在校园建设载体之上的,所以它他的校园一草一木很多建筑,都是校园文化的传承的一个重要媒介,为什么大家不愿意去搬迁?就像刚才你讲的一样,这个搬迁疏解不是简单的一搬了之的问题,既有很多现实利益的纠葛,也有思想层次、内涵当中,舍不得这个地儿,一方水土一方人自己的文化的特点。

王秋: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文化氛围。

刘林对,城市学院从海淀生从海淀长,那么对海淀这个环境依赖性很强,那为什么当时会做出这种决定的事?作为人大代表,学习的能力也好,学习的意识还是比较强的。

王秋:您是站位比较高,是站在市政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刘林总书记在视察北京市以后,我好好学了学,用两个大势来总结这件事情,第一个大势就是趋势的势。我认为是一个大趋势,高校的疏解一定会成为北京未来发展的一个大趋势,是解决城市病的关键的一个举措。北京为什么出现这些城市病,就是因为这些高校、医院资源过于集中在城区,太多了,从这两年看确实成为趋势,有很多高校无论主动还是被动,都纳入到疏解的范围之内,那么从城市学院来讲,我们算是最早疏解的,当时我就想城市学院我们建校的使命,就是以推动北京的城市化进程为自己的使命。

那么作为北京市规模最大的一所本科学校,我们疏解特别是从繁华的海淀区疏解到北京郊区,能够直接迅速地解决一部分区域的城市病的问题,这就是自己学校办学使命,社会责任的一个体现,这个是符合学校定位的。

第二个方面就是城市学院把城市化作为自己的使命,推动北京郊区的城市化,特别是高等教育的普及化,也是自己办学宗旨之一。您也了解,咱北京高等教育资源分布是非常不均衡,市区集中,郊区主要集中在一两个郊区,顺义、平谷、门头沟、延庆、密云基本上就没有高校,所以我们这次选址就选到潮白河以东这个地方。潮白河以东不仅涉及到顺义、密云、平谷,2885平方公里,占全市面积的1/6,不能想象,建国以来没有一所高校。所以我们到那儿去之后,觉得真正要发挥推动城市学院推动城市化进程的作用,一所高校带动区域发展成为地区发展的之一。

王秋:他有这种辐射作用,可能会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建设,一个学校就是一个小社会。

刘林你讲得太对了。另外一个大势就是,我觉得这是北京未来工作当中的一件大事情,那么,我们做为人大代表能够看到市政府工作报告中讲,要对疏解采取激励措施,既然是政府大事,如果主动作为、敢于担当,政府一定会给与支持,换来更好的发展空间。这两年政府一直提出来要给与激励措施,虽然这些措施还没有落地,但是我自己觉得,只要方向对了,将来一定能够得到社会和政府的支持。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我就和老师们、同学们讲,牺牲眼前利益,现阶段要有巨大付出,但是一定会有好的发展未来,赢得新的发展空间,老师和同学确实是付出了很大的辛苦和努力,才有今天的疏解成果,所以我也特别感谢我的同事们、我的老师、同学们的理解。

王秋:真是离开了大家的支持,可能疏解也不会那么顺利。

刘林这不是个人的事,不是校长的事,是全校师生的事,所以成果也是大家共同努力而来的。

王秋:疏解之后城市学院也确实迎来了可喜的变化,这里面有您刚说的政策落地,还有一个深化和区、校融合,和当地的融合合作问题,我听说您最近就跟顺义区签署了意向合作,这个合作是和非遗项目的传承有关的,这里面能给我们讲讲它的背景?

刘林我感觉在刚才我讲到的,一个学校它不是一个简单的光搬过去,疏解的问题,还有一个提升发展问题,也就是一方面我们要说些疏解、搬迁,另一方面要融合融入当地的发展,使学校赢得发展空间,也带动区的区域的发展,就是疏解和提升发展,这两个是结合在一起的,一体两翼不可偏废,不是简单一搬了之就完了个任务,所以学校一方面要加强校园建设,另一方面我们重点加强和当地的融合。

顺义区不仅是北京市现代服务业的发展的示范区,也是北京制造业2025示范区,同时它还有很丰富的非遗文化。我们和顺义区非遗文化发展签订了一个战略协议,我们都知道小时候说灶王爷,灶王爷文化产生于顺义。对非遗文化的关注还不是始自于顺义,我在人大代表期间也提了很多关于非遗的这方面的议案、建议和意见。因为我觉得非遗作为首都是历史文化名城,这是北京的新名片,非遗是北京历史文化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他不仅有重大的文化价值,是我们能够继续传承民族心、中国心、北京情的一个重要的载体,更重要他也是有重要的经济价值,是在旅游产业文化创业方面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符合北京发展方向。

王秋:您是怎么样具体推动的呢?

刘林我是从上一届代表任期到这一届,一直是持续关注和推动这件事情,不光我本人,还有很多代表都关注这件事情,大家一起努力,我就实现了几个成果。

第一个从大人方面把非遗列入人大重点加强的重要领域,多次组织人大代表对非遗状况进行调研,进行关注,督促政府解决一些问题,从人大层面提高在非遗在人大政府工作中的地位。

第二个就是推动政府建立了联合保护机制,过去非遗主要还是在文化部门,现在这几年已经挂到财政部门、发改部门、经济信息产业部门,包括教育部门,都参与到整个非遗的保护中来。

第三个,就是提高了对传承人的支持和补助的标准力度,过去是一万块钱,现在给到传承人每年两万块钱,还出来多种措施,鼓励传承队伍。

第四个方面就是官方、民间相结合,从人大代表角度积极推动,建立了非遗文化记忆传承协会,从政府、民间建立若干个关于非遗方面民间推动发展平台,从政府热、民间热,两个热点结合。

第五个就是推动非遗进校园,在中小学教育、高校教育中推广了很多的非遗教育,结合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