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陈生

刘畅2017-08-24 16:47:43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访谈实录

第二十三期 陈生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专访活动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平台来收听收看我们的节目,你也可以在网上跟我们实时互动,我们的节目之后会在广播当中剪辑播出,欢迎您的持续关注。

我们的节目自从8月份推出以来,在社会上引起了一定的反响,截止到8月23号,我们的节目共播出了22期,访谈的代表有23人,节目的播放量达到了266万次,这个数字还是很令人惊喜的。

节目播出后收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和积极的反馈,朋友们也有很多留言,包括电子邮件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期待和对节目的认可,最让我们值得欣慰的是8月17号中宣部的新闻月评专刊对节目形态、内容创新给予肯定。节目是通过人大代表分享履职经历,挖掘代表故事,展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在本市的实践成果,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同时也为党的十九大召开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也有一些网上的留言,我在这里选一个读:看完节目以后挺有感触的,在这个信息社会,传播负面的东西更快,原来以为人大代表就只是一个形式,人大代表的推选也不是全部都由老百姓来选出的,也并不一定能够代表老百姓的真实意愿,现在看来这个认识是有误的,看完节目以后,对国家的信任感倍增,希望所有的代表都能真正为百姓发声。

得到老百姓和上级领导的认可和肯定,我们的节目团队都备受鼓舞,接下来会继续加油做好以后的每一期节目,也希望大家能够持续关注。回到正题上来,我们今天邀请到的代表是一位中医,那么先听一段他的介绍。

王秋:陈代表您好,欢迎您来接受我们的访谈。我发现在网上只要搜“陈生、市人大代表”这几个字跳出来的是一个简易楼代言人,这个词很有意思,是怎么成为一个简易楼代言人的?是由哪一份建议案或者提案引发的?您给我们讲讲背后的故事。

陈生:首先我对“简易楼代言人”这个名称很高兴,也很自豪,因为我觉得这是我履职当中一件重要的事情,是群众对我的认可。最早说起来是2010年一个病人在我这里看病的时候,无意中聊起来,说他住在什刹海附近的简易楼里面,我去他那里看了看,的确是名副其实的简易楼。

现在年轻人可能不知道,简易楼是六十年代为了解决很多人的住房问题,用所谓多快好省的方法建了一大批这种不符合当时建筑规范的房子,类似地震之后的临时住处,完全是一种简易的形式,短期内解决住宿问题。它的设计寿命只有30年,六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已经超过它的保质期了,但是到了2010年,楼还在,所以就有很多安全隐患,我当时感触最深的是安全如何保障,基于这样的情况,我写了一个建议案,就是关注尽快解决住在简易楼这种危楼里面群众的安全,提出以后得到了市政府的重视,当年的市长郭金龙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特别把这项列出来,当时有882栋简易楼,我们按照市政府的规划逐步解决,写在政府工作报告里,这使我感到很欣慰,有很多的报道把我作为代言人,现在这个问题都已经基本上解决了,所以简易楼代言人是来自这里。

王秋:这个背景很有意思,您刚才谈到您有一些建议是从您的病人那里发现的,您是从事中医工作的,您有多少年的从业历史了?

陈生:我祖父跟父亲都是中医,但是我的中医还是在学校里面学的,我是78年考试, 82年毕业。从毕业算起已经35年了。


王秋:中医中药都是咱们中华文明的瑰宝,您在这方面提出的建议案、议案有没有和你专业相关的内容?应该说在您创业的过程当中,它给您带来没带来建议方面的灵感?

陈生:就像你所说,我除了同病人接触得到提建议的一些素材以外,我本身从事的工作也是我作为代表反映问题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因为我了解这个行业、内容,这些年我围绕中医药文化的内容提过几个建议案,首先按照北京市最新城市规划,北京要建成文化中心,这是定位之一,中医药文化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我们建设文化中心离不开中华文明的传统,更离不开中医药文化。

但是我们发现在落实建设文化的过程当中,对中医药文化在建设文化中心当中的作用和地位,我们有关方面给予重视不够,所以我就提出来了这样的建议,在北京建设文化中心内容中,应该纳入中医药传统文化部分,而且也得到了有关方面的一些支持,我们自己的医院也为这做了很多的工作,比如我们骨科中医院在五中开设的选修课当中就有中医药文化,中草药识别等重要的一些内容,也就是说中医药开始走进学校,这是我们医院领导做的努力,从学生时代就开始了解我国的中医中药文化。实际上不仅仅校园,我们有进军营、进警营、比如天安门,武警支队我们都去过,我们在机关办各种讲座,在社区给居民做一些中医药的健康讲座,这些工作我们都已经做起来了,而且我们和社区卫生服务站建立密切的联系,每个星期我们都有资深医师到社区为百姓进行中医药服务。

王秋:其实从社会层面来讲,老百姓对中医中药的知识还是有很大需求的,现在微信上每到各个节气都推出相关知识,有些非常好非常及时,但是现在有些信息也有误传的情况,所以从事咱们职业的中医大夫有这个责任传播正确的中医中药知识,避免一些重要的东西在百姓当中流传,当成了一种民间偏方,我觉得您这个提议很有社会价值。我还听说您在建议案当中是希望建立一个首都的中医药博物馆?

陈生:这是我今年提的,既然我们要发展中医药传统文化,就离不开一些物化的东西,北京资源是非常丰富的,从明清以来一直是首都,所有各行各业有能力有本事的人都会集中到首都,医学,中医也不例外,它带来的一些文化或者是技术水平应该在全国是属于最高层次的,因此北京文化建设应有的含义之一是要有一座属于北京的中医药博物馆,这也是我在实践当中和很多我们同行进行沟通之后提出来的,目的是说让中医药传统文化有发展,固化的一些成果能够向公众向全世界提供展示,所以我提出这样一个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