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臧美华

刘畅2017-08-22 15:40:20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访谈实录

第十八期  臧美华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特别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代表访代表”节目,我是王秋。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以及北京时间、一直播等平台收听收看我们的节目,同时也欢迎您在网上实时互动,我们的节目还会经过制作剪辑在广播频率中陆续播出,欢迎大家持续关注。今天我们请来的代表是谁呢,下面我们通过一段文字介绍来认识她。

王秋:各位朋友在我最近的访谈之中涉及最多的话题就是养老问题,我国人口老龄化出现的势头是早、猛、快这样几个特点,未富先老的情况非常严重,60岁以上的人口在北京市已经超过了300万。另外,加上几次生育高峰,现在老龄化情况的问题非常凸显,大家都非常关心养老问题,怎么样能够安度晚年,北京会调动哪些资源来满足老人的多层次的需求,另外人大代表都提出了哪些建议案、怎样关注这个问题、我们的子女需要拿出多少次来做准备,这样让我们的老年人能够安度晚年,我相信大家都会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今天我们请来的人大代表就是老龄产业委员会的藏美华秘书长,臧代表您好。

臧代表:您好。

王秋:欢迎你来到我们的节目,您是非常有分量的嘉宾,业界都非常熟悉您,但是熟悉您都是从房地产开始,刚才在交谈中,也听到您做了一辈子的房地产,怎么后来转移到养老产业有一些跨度?

臧代表:这是两个领域,一个是房地产,一个是养老,养老不是对我一人是新课题,对我们国家、对北京市、对所有人都是一个新的课题。所以在这个时候顺势是恰逢其时,正好国家现在是这样的一个状态,我又到了退休的年龄,虽然在房地产干了这么多年,已经轻车熟路,对房地产政策已经基本了解,都很清楚,对每个阶段的发展也在不断的研究。在这个时候北京市成立老年产业协会,我就来做了这个事儿。我当时认识不足,越做深入进去,投入进去,实践当中,越来越感觉热爱这个老年的产业。

王秋:协会成立于哪年?

臧代表:2013年6月成立,按年龄应该退休在北京市建委,后来改制,我的单位就到了企业,但仍然是做房地产的事情,我继续又做了几年,到了2015年的3月,我正式离开这个企业,全身心的投入到协会,当时被任命为秘书长,当时也不知道秘书长是做什么的,就是觉得老老实实、勤勤快快的把事情做好就行了。这个协会是全国首家成立的老年产业协会,来自于北京市常务副市长翟市长他的灵感,以及其他政府的领导同志,就觉得北京缺少这么一个产业协会,而且老年事业的发展,产业是一个巨大的链条,实践证明这是正确的决策,是应运而生,顺势而为。

王秋:您觉得房地产和盘活养老产业各种资源有没有能够对接之处?

臧代表:做房地产是从年轻的时候慢慢的做到老,在这个领域里,不管是人为的关系,还是从事专业的程度都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就。刚开始在岗位的时候忙于日常的工作,这是北京市房地产的交易所,随着政策的变化,原来在国外后来进到北京华侨、外籍的,国企业的、民营的、快上市的等等不同的房地产交易,交易的权属问题非常复杂,这里就有很多政策原因。做这项工作,因为我要退休了,已经感到时间很短了,出于对自己的职业和岗位的热爱和熟识,就已经考虑到退下的老同志已经没有能力再去回顾所做的事业,因为他们的年龄状态,身体状态,以及资金的问题等等,年轻的同志又觉得接不上来,合适的就是我们这个年龄的,拿起笔来能写,能跑业务、对政策熟悉、对专业领域熟悉,并且有这种想法,就应该把熟识的,北京市解放以后老百姓住房发展的历史应该给书里写出来。

这是一个历史的沉淀,这是一个房地产的文化,写了这么一本书,我觉得对我是一种鼓励,对老同志是一种欣慰,后来又编排了十集的新闻纪录片《家住北京》,是在新中国成立60年播出的。再后来因为我做了房地产的交易,房地产的权属交易是核心问题,偶然的一个机会,我有一个朋友他手里有一些带到国外去,想转给我,但是我没有那么大的资金,最后我用了一个办法,花了一部分钱,最终整理出了《中国房地产起止500年》,这是党管理的,被珍藏的一本书,这本书是500年房地产的产集、地契、房契发展500年的发展延续,是一种文化,从这个地契上可以反映出,500年以来房地产的交易是什么样的状况,完全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王秋:看得出来,您在专业领域这种分量,这种深耕、执着、认真、责任。

臧代表:没那么高尚,只是觉得我这个年龄岁数,再大了到了70岁,我也没有这个体力,你要是30岁、40岁的没有这个能力,没有这个积累。最近9月份,我想要出一本《中国房地产住宅发展史》,这本书也是比较厚重的,也是站在全国房地产的发展,真正把解放以来,到现在,我们国家房地产发展的情况,这本书能够说清楚,把每个阶段的政策,老百姓每一个时期住房的状态。

王秋:这既是历史的珍藏,同时也是对后人教科书的作用。养老涉及方面比较多,另外咱们刚才也谈到,现在的现状和现实问题,比如我们现在有很多空巢家庭,比例高于一些发达国家,那么我们出台了居家养老条例,听说您前前后后你也跟着调研200多次?

臧代表:当时是跟着翟市长,在他身体很好的情况下,他带着我们走遍了全北京这些养老的机构,参观他们的设施,另外也是跟着市人大,至于我个人调研的,我写建议议案时候的前期准备工作。

王秋:后来形成了什么样的建议?

臧代表:养老这个工作和我年轻的时候离开自己岗位,这个确实是两个不同的事情,反差非常大的行业,但是我觉得他们所不同的,如何对待两个领域的工作,相同的只有一个,因为是人民代表,你肩负着人民的嘱托,就和我们今天的主题一样,“人民之托”,所以应该用一种同样的态度去对待所做的从事的这件事儿。

我转过来做老年产业的事儿,始终只有一个观念,把心沉下来,做房地产有经验、有能力,做这个事情要从头学起。要做好一件事儿,调研是离不开的,我们也从领导身上学习了很多高尚的品质,好的作风,就是什么事儿要做调查。所以在,前五年是老百姓住房问题,再后五年也有老百姓住房问题,因为这是我的主选,我认为这是我的专业,我谈房地产住宅,比谈别的事情应该能谈得更透,不是从毛皮上去谈这件事,是从分析、调查、研究,写出实实在在的建议和议案。

转向老年产业是形势所迫,一个是兵临城下,整个养老的形式,欧洲国家比我们国家,实质上发展得要比我们好,咱们是未富先老,可是从速度上我们是从2000年才开始对养老产业有所关注,真正启动了个人认为是2013年,或者再早一点,2012年十二五的规划中,政府才大力启动养老的事情。从老化的速度上看,确实比国外快,从资料上看,日本用25年,美国用了66年,瑞士用了80多年,法国用了54年,英国用了118年,而我们国家只用了18年就人口老化了。从他的资料显示,从53年到现在,老化的不是很明显,越往后人口老化的速度越快,所以真的是特别急迫的事情,从形式上急迫。

到进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是一种责任。说远了我们可能赶不上,说近了我们已经进了老年的年龄,虽然不接受这种现实,但现在已经退休下来了,但必须要接受这个现实。在自己的认识没退休的时候,不觉得我是老年人,随着做老年人的事情,越觉得这个事情的紧迫。同时也感受到自己的家人身上看到老年人需要什么,我们这代人老了以后靠谁,靠党靠政府,靠社会,靠家庭这是个原则,今后就一个孩子要靠谁,在这个问题上自己感觉也是有一定紧迫感。所以在做养老的事情,每对待一个养老的问题,和我以前解决老百姓住宅是一样的,虽然行业不一样,他作为人民代表,态度是一样的,应该接受人民的嘱托,代表人民去发声。

我曾经在北京人大,有一篇文章,就是做这些事是情怀和责任,要拿情怀去对待这件事,把这件事做好了,必须有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并不是说轻描淡写或者夸夸其谈的,需要行为能够把这件事做成。这是我对这两个行业需要聚焦,所谓的聚焦是在房地产行业里头哪些是人民的呼声,比如老百姓经济适用房的问题,到底应该怎么走向,我现在也是北京市建委经济适用房的专家成员之一,也需要参与很多房地产的政策。另外北京物业管理,后来也立法了,我当第一届代表,没当代表的时候就考虑物业应该立法,所以我第一个议案就是应该立法,我用了大量的时间进行调研,写了立法的议案,不是意见,也不是建议。

可能后来我听说人大常委会在开会期间用了几个晚上来讨论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是用了心血。再有一个就是危房的问题,危房的问题我是进行了调查,北京市当时是16个区县,每一个区县走一遍,每个区县都跟主管领导了解情况,这个区有多少危房,都是哪一年的,是什么状态。然后我到和平里西区去了解,还有天坛地区,但是看完了心里很难受,老百姓解放这么多年了,还住在这样的房子里,是不是政府应该来帮助解决,当然政府也是很困难,我们的基础很差,有的老百姓在50年代初的时候,因为建人民大会堂、天安门广场拆迁到和平里地带,现在住的还都是简易楼,特别明显的是房间特别小,天坛地区的楼都没有下水,没有取暖,都是公共卫生间,也没有厨房,所以这种生活是完全没有质量,而且房子的质量也差,当时我就写了这个建议案,有很多代表也写了建议,最后财政部门拿出了150个亿对危房简易楼进行改造,确实有改观,现在力度就更大了。

对于老年的问题,比如,老了以后得了病,由于没有电梯,下不了楼,我就提出给老楼安装电梯的建议,后来北京晚报头版刊登了我的建议案,随后就有部委大院来找我谈。但是后来觉得这个事情确实有一定的困难,有这个愿望,有这个想法,但是实际上这个楼能不能加装电梯,都要经过论证,各方面达成共识。所以说聚焦,有代表的责任感,不能白当十年的代表,一定抓住了问题,在熟识的领域把问题说透谈透,写出高质量的建议,一定要分析,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对政府也得负责任,不是代表人民的心声去监督政府,我觉得应该帮政府,把这些破解的难题帮他们出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