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陈巴黎

刘畅2017-08-22 15:25:45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听打稿

第十七期  陈巴黎

王秋:受人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听和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专访节目 “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平台来收听收看也欢迎您时实与我们互动提出您的问题,我们的代表会现场作答,我们的节目也会在广播里面剪辑播出,也欢迎您持续关注,我们的节目,持续受到了很多听众的肯定,在网上也纷纷给我们留言,我们也在这感谢各位朋友的支持,今天我们请来的代表是一位漂亮女士,巴黎你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直播间参加我们的访谈节目,我知道你是两届的代表了13届和14届,我们都同在朝阳团,我也知道你在履职的过程当中,非常的精心非常认真,履职是一个称职的代表,你现在还是区政协的常委,你现在兼着政协和人大两边,你感觉人大和政协有什么不同?

陈巴黎:人大是国家的权力机构,代表市人大组织成的一个部分,他更多地行使的是国家的权力,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个基本的政治制度,它的主题是团结和民主,作为党外人士,无论是参加政协还是人大。都是很有必要的参政议政实行民主监督,我也是政协也是今年是第三届了,人大是两届,感觉确实人大和政协有所不同。不同点就是在于,政协是以界别划分的,我在政协一直是做文化,新闻,出版和党派式民盟这个届别主要突出的是专业的特色,像是我们在两会尤其是开政协大会的时候,我们是第六组,也是文化届别小组,大家关注的肯定都是文化民生,还有新闻宣传这方面领域的比较多一些,人大就宽了,人大是按照选区是自由选举和间接选举产生的。所以它有一定的代表性,他是按照选区为代表的,像咱们市人大我就在朝阳团。咱们俩都在朝阳团,是朝阳团的选民选出来的,朝阳团又分四个组,那这个组里组员的构成很多面了,我这一届是在四组有大学的教授,也有艺术家,也有企业,也有政府,还有社区工作者,还有一个环保的农民工我们都是在一起,大家一起共商国是,我觉得范围要宽要广,更多关注的是民生,这是我的体会。

王秋:我觉得除了这个之外,表现最大的不同其实是人大代表是赋予权力的,是人民赋予的权力。你要代表民意,来进行审议权,重大事项的任命权,还有立法权。有一些审议,表决,监督,咨询甚至还要罢免,它有实际的权限,那么政协还是参政议政民主协商的一个层面,还可以提意见,但是没有表决的这个权限,那我觉得作为一个文化领域的代表,你不仅从事学术研究,还承担着管理工作,那么你也编辑过很多的杂志和刊物。那么你说平时在这种很忙的情况下,你又兼着人大和政协,那你怎么来协调你的研究工作,和代表委员工作的对接,怎么能够很好的把这个资源对接起来,能够很好的履职和尽责。

陈巴黎:您提的这个问题特别好,其实也是我这么多年做政协委员和做人大代表一直在考虑的,其实我一直都是在做文化工作,做基层的文化工作。无论是在东岳庙北京民俗博物馆,图书馆,还有文物所,都做了很多基层的工作,比较接地气,比方说我做参与过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也做过全国的可移动文物普查的试点单位,就是在朝阳,我负责来做这个工作,也包括我在图书馆的时候,也建立了一个工业遗产的档案资料库,这都是开创性的工作,也都是基础的工作。

这都需要去查找资料,这都是一手的资料,我觉得这些基础的工作,为我履职,提供了很多的素材,因为在工作当中就会发现很多的问题,这些问题也就是我提建议的源泉,比如说在文物保护这方面,头几年我们一直在说要加强文物保护,你看着文物倒塌了,没有人管就是不行。赶紧修了之后,问题又来了,那怎么来利用它?有些文物,修好了之后,没有办法利用,不能摆在那儿,没有体现它的价值,因为有些管理的问题,还有之后运行管理费用的问题,有很多文物修了之后就是一把锁,就锁上了。

搞文物的知道,五年一大修,十年一小修,别说五年了,现在两年有的文物就已经开始破损,不使用就是对文物的一个破坏也是对文物的一个浪费,所以说这就是存在的一个问题,我们在可移动文物普查的时候,我们的文物在文物库房里没有得到有效的保护。是因为资金的问题和人物修缮技术的问题,这都是很现实的问题。我们总觉得文物都在博物馆里面,这不是得到应有的保护了吗?实际上不是,在基层的有很多,在文物所的库房里面,得不到有效的保护,这也是面临的一个很大的问题。还有比方说,工业遗产的普查,朝阳区是建国之后,要建立五大工业基地,随着80年代,之后经济的转型和发展这些工业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那它有一个转型就是798,变成了一个时尚创意的园区,当时朝阳区文化部门,我们都呼吁这是一个历史的见证。“包和慈”(音译)的建筑是德国的一个建筑,我看过一个采访说德国都没有这样一个建筑,但是在朝阳、在中国、在北京还能看到,他现在有一个问题了。就是对工业遗产认定的问题,那些是属于文物级的,工业遗产的厂方不能拆,不能够动,哪些是可以修缮的?因为毕竟有一个使用的问题。所以这都是在工作当中,发现的线索。

王秋:这几年近50篇的建议案当中,可能多数都是跟你的文物保护相关,我记得你提的最多的就是,大运河八里桥的保护。这个我估计后面很有故事,因为我也很感兴趣这个话题。大运河文化复兴的建设,也列入了一个规划,重点打造的文化项目。我们北京台也正在做这方面的报道。因为三个文化带,大运河文化带,是其中之一。北京市也有很多的举措,下一步我们也会规划从道德上深度的挖掘,它纹脉历史传承它背后的故事,还有现在的价值。我就特别感兴趣,你来谈谈当时,提这个建议的背景是什么?

陈巴黎: 好,因为我是做文物管理工作到了文物所之后,等于全区的文物保护单位,那就是属于我的直辖范围,它是在通州和朝阳的交界处,这个桥的西边是归朝阳,然后过了这个桥就是通州了,它是南北桥垮在通惠河的河上,当时我们在巡查然后也接到群众举报,桥体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然后到现场看了之后也确实是这样,因为通州新城的居民要出行,而八里桥是唯一的一个通行的桥梁只能从这走,先说说这桥的故事吧,桥是明朝的。

王秋:其实你别看都是北京人,很多人都不了解八里桥,不知道是北京三座古桥之一。

陈巴黎:历史上有记载拱卫京师的有三座古桥,北边的是昌平的朝宗桥,南面的是卢沟桥,东面就是八里桥,八里桥也叫永通桥,它有570年的历史了,还有明英宗赐的这个名字,这条河叫八里河,这条河离通州有8里所以叫八里河,每年春秋的时候有河水泛滥,以前在这个桥上有一个木制的桥,每年河水一泛滥就把这个桥冲坏了,老百姓请求要建一个新的桥,后再就建造了一个石制的桥。

王秋:我觉得那个桥还是很有特点的,石头里面嵌着铁,应该说是很坚固的但是毕竟经过500多年的历史再加上人来车往的,现在上面还通车吗?

陈巴黎:对呀,主要是上面现在还通车,我一共提了3次的建议案,第一次的时候就是上面不仅通车而且周围的居民早上上班的时候要乘坐八通线,就把车停在桥的上面然后就去坐地铁,所以对桥体的迫害是更大的,反映了之后我们文物部门和交通部门就在桥的两端加了一个横杆大车不准通行,而且两边也明确规定不允许停车。

王秋:值得欣慰,其实对于大运河的保护我们都应该欣慰,因为习总书记来视察北京的时候,专门对大运河文化带的保护以及开发利用做出了重要的指示,对北京来说又是一个新的契机,文化蕴涵的内容太丰富了承载着历史,它是中华文明的一个瑰宝,它是最北端了,终点就是在这里了,历史上承担的作用交通、水利包括文化的交流,甚至包括一些政权的维护和稳定都包括其中了。

陈巴黎:八里桥故事也很丰富,首先从它的造型,三个拱桥中间的拱桥就8.5米,两边的是3.5米它的落差是很大的是为了通船,所以百姓也有一个说法就是八里桥不落桅,直接过去不用把杆落下来,所以老百姓对八里桥是很有感情的。

王秋:你想它经历了这么多年,而且经历了漕运和城市的这种变迁,人民是因河而居,城市是因河而兴,所以开发和保护应该是并举的。

陈巴黎:八里桥还有一个故事就是英法联军1860年的时候从天津进攻北京,当时清军在八里桥还有一个生死的决战,3万清军在这附近阵亡,所以这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承载着很多的故事,当时我也提了一个建议能不能在八里桥建一个运河的博物馆,来反映这段的历史。

王秋:大运河的博物馆要建在通州,可能更典型,将来随着副中心的建设和它区域的规划肯定要纳入规划当中。

陈巴黎:还有一件事就是在2014年的时候,大运河是世界文化遗产,有一个联合国的专家他是要到现场来考察的,我记得是7月份他到北京来考察大运河,其中有一个点就是要考察八里桥,我是陪同。他当时就提出一个周边环境的问题,他就说不只是八里桥的桥体还有桥上的33只明代小狮子非常的精美,但是我们文物部门为了保护就用了铁网把它拦住,害怕有人砸碎和偷走,破还很严重的。它就提出来文物要恢复它原来的风貌,这个建议就是能不能把两边铁的护栏拆掉,因为通行之前铺的是石板现在铺的是沥青,能不能把它们都铲除恢复历史的原貌,他就提出这样的问题,我觉得治理工作还是有空间的。

王秋:你看一说到你的专业你就侃侃而谈,这里面背景的故事太多了,因为北京本身就是文源深、文脉广、文气盛的这么一个有故事的地方,我们怎么更够推荐各项工作当中代表来发挥作用,你共提交的文化名城的保护这样的建议有很多,但是也有一些比如公共文化建设的,包括停车管理,垃圾处理的这些问题其实你都关注了,这些从表面上看已经超出你的专业领域,但是实际上这是代表的职责所在,应该关注更宽的领域,站在一个更大的格局当中履职,你在提的建议案当中比较深的,垃圾、停车你能不能举一两个建议。

陈巴黎:比如关于停车的问题每一个生活在北京的市民,都能够感受到开车回家没有地方停车的问题,所以我也把这个建议带到两会上作为一个建议案,没想到去年市人大把它作为议案了,然后我就跟着人大常委会一起对这个议案进行了一个督办,也是我个人对北京市停车的问题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我觉得这个议案的推动其实不止一年其实是两三年的时间来推动停车难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交通委已经对全市停车的状况有一个数据的统计,这个大数据很难得,我们500万辆车都是怎么停放的,我们的出位之间差距在哪,还有多大的缺口,有了这个大数据之后,交通委其实也是做了大量的工作来解决这个问题,要出台停车管理办法,要提出在几个感念上要有划分,静态停车和动态停车是不一样的。

静态停车就是我买了车以后要把车停在那里是政府需要来解决的,但是动态停车就是我们要把车开出来,那政府就要尽量的减少这种动态的出行,因为毕竟人口太多我们的资源是有限的,还是鼓励大家公交的出行,我觉得参与了这个议案的办理,包括停车立法前期的一个调研工作,对我对北京市的停车状况有了大致的了解也有了信心,我认为政府在一步一步推进的,而且很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