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齐清

刘畅2017-08-18 11:43:01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访谈实录

第十二期 齐清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特别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代表访代表”节目,我是王秋。我们的节目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以及北京时间、一直播等平台收听收看,同时也可以在网上实时互动,还会经过制作剪辑在广播频率中陆续播出,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接下来我要邀请到的嘉宾是以为美丽、漂亮、大方的女老总,下面我们通过一段文字介绍来认识她。

简介片花

王秋:齐清代表您好,欢迎您走进我们的直播室,接受我们的邀请参加我们的访谈节目,其实我们俩是老朋友了,而且都是人大民族专委会委员,你做的工作比我多,比我资格也老,是三届人大代表了。我看您写过一篇文章,叫《每当我步上人大常委会台阶》,你到市人大常委会开会已是常事了。为什么每次步上常委会大楼的台阶时,心情总会有所不同呢?

齐代表:首先感谢王总,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这样的交流。说到走上人大常委会台阶,我每次的心情确实是不一样的,因为随着我15年履职,我看到了北京的变化,从开始的朦胧到逐渐的熟悉,如何认真的履职,因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取得的这些成绩,我觉得感受是不一样的,何况每次来的时候都有不同的主题,不同的主题也是给您带来不同的心情,有的时候是沉重的话题,有的时候调研或执法检查已经结束了非常喜悦的,同时也觉得自己作为人大代表,给予了这样一种职责,每次到这来都觉得是带着任务来的,所以感受真的是挺不一样的,每次在迈台阶的时候也是一种激励。

王秋:你是一个有责任感、有使命感的代表,那么你连续十五年履职三届,说一句很有意义的话,当新闻媒体的记者是需要一种敏感的,但实际作为代表也应该具有敏感度,这个话是需要实时关注社会热点,我解读的是这个意思吗?

齐代表:我想一个是要关注热点,另外自己的敏感度不是热点,是难点,或者说是能早期的意识到一些可能的状况,我常说我们作为人大代表,只有敏感了才能够帮助社会和国家去发现问题、反映问题、解决问题。

王秋:从这个角度来讲,代表的敏感度和新闻记者从业人员的敏感度是一致的,都有责任和义务,发现问题,帮助政府给出解决的办法,献计献策。最近您关注的热点问题、难点问题在哪?可以介绍一下吗。

齐代表:从去年到今年我关注了一个大家都关注,政府也关注的话题,住房的话题,这个事情来源也比较平凡,是一次非常偶然的交流,有一对老职工他们反应他们的实际情况,他们都是老国企下岗的,没下岗前单位分的房,那个时候分房非常有限,的确解决了很多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下岗以后的艰难,孩子的成长,家庭成员的增多,但是他们发展是有瓶颈的,因为下岗以后对他们就业的挑战是挺大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看到社会住房价格越来越高,他们也很心焦,希望可以改善住房环境,希望可以有永久的住房,他们多年参加经济适用房的摇号,好不容易摇到了,也攒了一些钱,但是因为年岁大了,不能够贷款,现有的钱又不够,他又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对于他们来说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因为也不可能再有人分给他们房了,也不可能再有别的渠道,在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开始关注包括老职工,也关注过北京住在平房的老市民,一些老市民住在平房,以前觉得还行,也没有想到过价格便宜些时候买房,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是问题,越来越困难,这一年多接触到这个问题时,心里都是挺难过的,我有时候常常想如果是我们的家人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呢。所以在去年两会之前我就特别提出了一个建议,关于“推出中低价位的商品房,大量补充租赁房”,扩大租赁市场,对北京老职工、老市民,出入职场的低收入人群,对于他们很有必要,住房的问题解决了,对他们的幸福感会好很多,对于老百姓来说居住问题是第一大问题。

王秋:我印象里新加坡是有政府“租屋”,给低收入人群政府提供租屋,居住条件不要很豪华,但能改善先有居住条件,是政府需要做的事情。

齐代表:如果租房市场比较规范,对于企业来说也是一件好事,企业用人最大的成本就是要考虑职工的基本生活保障,其中一大部分就是租房问题,无形当中就把压力转嫁到企业身上,如果让企业更有活力,就应该尽量降低人力成本,就觉得这个事情还是比较重要的,所以提出来以后,两会期间的政府工作报告住房部分有了特别的一段表述,十二届党代会也有特别的安排,并且我听说马上要对租赁市场会形成一些条例,立法上也会迈出一步,我认为这是我们人大应该做的事情,因为我们也看到一些经济发达的国家,比如像德国有一些高收入人群不一定买房子,他们有一套很好的体系,而且工作的移动也不会受任何影响,所以我在老百姓的居住问题上应该有不同的机制,不同的策略,对于城市的发展是很重大的问题,所以这件事我近期比较关心的事情之一。

王秋:担任三届代表中你提出的建议案及领衔提出的议案大概有多少件还记得吗?

齐代表:记不太清了,早年间有一种冲动,看到什么问题就想反映,随着慢慢地成熟,还是应该抓重点问题、抓核心问题、抓质量,不再求数量了,不意味着那些问题不是问题,但是有些问题更紧迫,有些问题是政府正在解决的,也需要给政府一定的时间,还需要一个过程,所以近些年提的建议案相对少一些,但每年常委会工作安排的越来越充实、越来越实际,尤其是这两届以来,常委会的工作我们都是跟着常委会步伐走,比如在立法、执法检查、专项调研、特殊的事件上都配合常委会把工作做好,同时在日常生活中,如果发现什么问题,也会对表,有些问题其他代表已经提出的,我就不会再提了,政府正在解决就会等一等,这两年就会做得更有序一些。

王秋:网友帕瓦罗蕾提问:您关注问题中的垃圾分类,您跟踪了很多年,也调研了很多次,前前后后一直忙着推动这件事情,现在这个事情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齐代表:我提出这个问题是2003年,那时候正是非典爆发,我开始是从医疗垃圾关注的,后来发现生活垃圾也有一些状况,生活垃圾对于城市管理、空气污染、科技水平展现都有相关性,尤其是城市精细化管理,因为要牵扯到很多年后回过头再来看当年的处理方式是否正确,过去我们的垃圾基本是填埋式的,所以那时候我提出还是王市长在的时候,他说咱们的垃圾分类还好,我就到垃圾场考察,我去的时候并不知道是垃圾处理场还是垃圾分类的地方,我去的时候正好出差回来比约定的时候稍晚了一会,结果看到一路排的整整齐齐的全是送垃圾的小车,那条街排了几百米的距离,我觉得很奇怪,他们送垃圾都是一个时间吗,后来我就问大车司机前面发生什么事了,司机告诉我有领导要来检查,后来到现场看打扫的非常干净,我知道这对我们也是个交代,展示的是好的一方面。

齐代表:我觉得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有责任进行广泛宣传,现在年轻人比较容易接受,比如7天时间,每天进行垃圾的分类,进行简化。

王秋:我们是义不容辞,我们曾经把一个社区作为范例,在那里推广,每天从减少垃圾开始做起,这里面有一个理念的问题,然后再教他们一些具体的方法,最后评选出做得好的居民一些奖励,几个方法结合还是有效果的,当中涉及到整个的链条,所以仅仅在一个区域内推广,还是很难实现。

齐代表:它是个系统工程,要普及,要落实。

王秋:所以我们的责任在前期要宣传理念,倡导绿色环保的做法,介绍好的经验,推出典型,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齐代表:还要尽快督促政府尽快落实垃圾分类,分类最终还是收集的问题,收集的越有序,分类的越方便。

王秋:对居民来讲就是举手之劳,增加常识。这都是百姓非常关心的问题,说到您到基层视察,一般都会暴露身份,还有就是暗访,您喜欢哪种形式?

齐代表:我一般都是暗访,才能发现真正的问题,只要提出的问题不让别的人觉得特别敌意,是帮他们解决问题的,有些问题还是能够了解清楚的,当拿出代表证就会有顾虑,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都有顾虑,对于了解真实情况不一定是最好的。

王秋:您也说过,当人大代表,还“逼”着您学习了更多的法律、法规,了解了更多的立法背景和意义,那您把自己逼得最狠的一次,还有印象是哪一次吗?

齐代表:肯定把我逼着学了很多法律法规,但是真要说逼到特别难,还真想不太出来,实际上我们任何立法的过程很贴近生活,也有基本的价值观,所以在体会法律,检查执法状况时候都能够很容易涉入进去,有一些高难度的,比如刑事类的需要花些时间来了解。

王秋:您现在兼任几个单位的监督员?

齐代表:没有那么多,主要是两院的。

王秋:参加他们的活动多吗?

齐代表:比较多,主要是参加了他们几个代表小组,科技代表小组、司法代表小组、财经代表小组、卫生代表小组,另外因为是民族专委会委员,所以他们的活动也应该参加,这几方面都会有所参与。

王秋:您对人大的工作方方面面都有所了解了。再来看网友们的问题,网友好蛇索索米说:每年都会听你们电台的两会直通车,希望人大代表可以把我们的民意真的带到。每年代表上会的时候,都会带着议案和建议,齐清代表您有没有统计过自己议案和建议关注的领域,集中在哪些方面?

齐代表:做人大代表还有一个责任就是代表自己的行业,关注城市在此领域的发展,北京作为科技创新中心,又要建设高精尖的城市,我们在这个方面关注的更多。科技和文化也是分不开的,尤其那年在人大杜主任的带领下,常委会组织的文化中心的调研,后续我们也跟进了,后续进一步落实情况,正好中央把北京作为文化中心,所以做为城市定位,首先关注这个城市在战略发展方面的规划,政府的工作现状之间的关系,这是我们比较关注的。另外我很关注例如生活垃圾,和老百姓日常生活,城市环境、管理相关、医疗,我们也是做生物医药的,也特别感受到对于每一个人健康都是重要的话题,面对怎么能多活一天的问题,大家都不是太了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应该多关心,我们也在朝着这个方向研究,我的朋友就跟我说,因为你们的解决方案,我们已经十年没用过医疗费了,我就觉得很高兴,这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但对于一个城市来说这也是很重要的,前段时间全国人大有次执法检查,是关于药品管理法,其中也涉及到方方面面,从生产到流通,到医院的使用,到不良反应的回归,以及到药品的消失处理,大家可能更关注的是过程,但对于处理关注不够,所有我提过几次建议,其中就是关注药品的回收。我也很希望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对于药品回收也进行宣传,现在家里面都有剩余的过期药品,我曾经问过很多人都说不知道处理方法,都说不知道,但其实它是重污染物,如果进入到土壤里,水污染都是污染元素,所以我认为要建立回收体系,不再次流入市场,药品即是救命的东西,同时也是害人的东西,所以宣传很重要,是尽人皆知的常识。

王秋:网友提出,您的建议和线索是通过什么样的渠道进行搜集的?

齐代表:我是人民陪审员,在做人民陪审员的时候也会启发我看到问题,有时候同事会反映给我情况,行业的企业家、大街上观察到的、电视播出新闻都是发现线索。

王秋:网友会飞的大菁说:我特别想知道人大代表会不会监督政府官员花钱,我作为纳税人很关心我的钱究竟是不是花到点子上。提到财政,说到监督政府花钱。这是您最近两年特别关注的领域是吗?

齐代表:全国人大在两年前出台预算法,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特别为此成立预算工委,成立财经代表小组,直接参与到预决算过程中,曾经也参与,但很宏观,现在是把不同的行业、不同的项目拿出来,直接参与评价,预算的费用是否该花,花的多还是少,我在参与的过程中认为的确应该花,我会给予支持,有一些是可花可不花,还有一些是预算偏高,还有一些是直接否掉的,所以在这一点看到的是希望,是好的过程,我相信以后这个会做得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