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李小娟

刘畅2017-08-18 11:39:04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访谈实录

第十一期:代表李小娟

王秋:受人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和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专访节目 “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平台来收听收看也欢迎您时实与我们互动,我们的节目也会在广播里面剪辑播出,也欢迎您持续关注,小娟代表你好,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能跟我们的朋友聊一聊人大代表立法方面的故事,您是1988年就到人大在那里工作已经20多个年头了,您的工作职责是什么呢?

李小娟:我现在是人大法制办主任,也是常委委员。

王秋:那您的参与的制定修订人大的法律法规包括修订一些咱们的地方法,您参与了100多项。

李小娟:现在人大现写有效的法律法规一共是136项,很多都是直接参与的。

王秋:也可以说您是经历了改革开放以后,北京市地方法规建立和完善的全过程,是见证人也是参与者,您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北京市人大在制定这种法律法规的时候有几个特点?我想您在工作当中有过这方面的总结。

李小娟:北京人大立法其实要说20多年有一个漫长的的过程,原来是解决无法可依,这些年主要是围绕大城市病突出首都功能,治理大城市病我们觉得要问题引导立法,立法要解决老百姓期盼解决的,城市建设和管理中突出的矛盾和问题,所以我觉得一个特点就是问题引导立法,对准问题来立法,第二是我们在立法过程中也非常注重多方听取意见,北京是各种专家资源很丰富,人才济济,充分听取各方面利益群体的意见,也听取专家学者的意见,我们在立法的过程中既要坚持跟国家的法律不能发生抵触,同时我们又非常注重突出北京的地方特色。

王秋:您刚才总结的这几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针对问题立法,立法解决问题,这就让我们的每一部法律出台,都体现出它的质量和针对性,我觉得这也保证了我们每一部法律的一个效力,其实有一些没有把握,预期不太明朗的,这样的法律就放缓了,不如说今年单双号限行的就被否决了?

李小娟:政府想要解决交通拥堵问题,解决交通拥堵其实有多方面的手段,政府考虑到是不是可以采取单双号限行,大家都知道现在我们一天限行2个号,但是考虑到进一步扩大限行方案的时候,人大也多方的听取意见,有车的群众对扩大限行是有想法的。

王秋:就是各方的意见还不能达成一个高度的统一。

李小娟:用这种手段没有高度的共识,所以我们在考虑一个制度出台的时候,我们要非常关注各方利益的平衡和共识,可以说是暂缓,也可能不把它定成是地方性法规,我们通过其他管理手段来解决这个拥堵问题。

王秋:我观察发现人大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它会统筹人大内外,比如说人大内部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也会协调委办局,甚至也会在立法出台之前要跟政协进行协商,我觉得这是北京的首创,应该是一个特色吗?

李小娟:可以说是我们北京一个标准的表达是立法工作的格局,这格局是党对立法加强领导,人大发挥主导作用,政府是在行政管理一线发挥基础作用,同时我们广泛征求各个方面的意见,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政协的协商、立法工作的协商,党委在作出重大立法决策的时候听政协的意见,我们已经做了5项法规了,政协委员提了好多很好有建设性的意见,对提高法的质量发挥了很好的作用。

王秋:这在全国应该是做的很早的,全国基本也是按着这个在推广。

李小娟:因为加强立法协商是中央十八届三中全会一个重要的精神,我们北京可以说是率先践行来操作,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现在很多地方都这么做了。

王秋:还会发现一个特点就是,北京在立法的时候往往是在革新的条款上是下很大工夫的,一部法规出来其实核心的条款就那么几条,那是关键点,如果把那个想通了、吃透了、写实了,这部法规出来我觉得一定是很有效果,才能够真正管用。

李小娟:你对这个问题的观察很到位。

王秋:我也是恶补了很多人大方面的知识。

李小娟:其实这也是我们立法质量的一个表现,核心条款要写的很到位,核心条款它可能就关系到利益的调整,大家的关注点,所以我们在处理好群众关注的核心问题的时候,我们是很注重的,当然大家都知道一部法有很多衔接性的条款,作为非专业的老百姓来说他们对一些事情可能关注度不是特别高,但是对于直接关注到他自身利益的怎么调整都很关注,我们在大家关注的问题上下了很大的功夫。

王秋:我们知道人大常委会的重要职能就是立法,但是很多市民并不了解和知道,一部法律它在出台的全过程,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程序,这方面您是专家您要给我们讲讲。

李小娟:这个事我觉得很有谈头,首先一个就是从国家,我们习总书记有一句很经典的话“就是保障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那当家作主权利定规立制这个就是人大一个重要的权利,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群众人数很多,别说全国13亿14亿,就北京市的老百姓就2000多万,我们通过代表大会制度来行使立法权力,可能有一些人感受不到和想不通,我个人在人大工作这么多年我是很想的通这些事的,但是我们在工作上,我们要把这个保障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来行使自己权利这件事要做好,人大常委会这些年下了不少功夫,比如说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立法的公开,从制定规划、制定计划到立法的起草和重要问题的过程,都有很多公开的方式,包括网络公开听取各个方面意见,从项目来源上让人民群众有话语权,我们这个法实际上通过人大立法的一个重要的理论基础,就老百姓自己管理自己的一个制度,为什么很多中央在立法的时候说,涉及到减损公民权利给社会组织增加义务的事情,今后不能政府一纸公文就算了,要拿到人大来立法,立法权规制的时候就有这么样的规定,那人大在行驶这些立法权的时候,有一套让老百姓更好参与的制度性规定,我们叫健全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合立法工作的机制。


王秋:就是通过很多的渠道把老百姓的意见收集上来,这算一个提出然后立项要经过层层各种形式的审议,然后再去表决,还有一个程序是立法之前形成了一个有计划有规划有审议起草过程,有一套公开征求意见的过程,最后形成一个代表的表决,然后才公布实施,这是一个完整的流程,那我想问一部法律颁布实施之后有没有一个评估机制,就是说这部法律是不是有效,在实行之后还有哪些反馈回来的意见?

李小娟:首先我们地方的叫指定地方性法规,地方性法规想要立的好首先要保证立法的质量,但是实际上我们发现你不可能每一部法都没有任何的质量问题,在执法检查过程中发现有的法执行的不好是法本身在立的时候有点毛病。所以从2008年以后我们就开展立法后评估,执法检查是拿法当尺子检查是不是按照法来做了,立法后评估检查的对象是这个法,法本身有没有问题,立法后评估每年都有若干项,少的时候有一项,多的时候像2008年奥运的时候有一批,而且这个评估不是由你立法的人说了算,而是委托第三方比如研究机构、大学和专业组织听取各个方面的意见,来看这个法是不是立的好。

王秋:那我就特别好奇有没有发现过一部法律出来以后有一些问题,下一步该用什么办法来调整?

李小娟:我们在立法后评估的过程中,好些法都发现有一些制度定的设想的很好,或者说不够具体、执法主体不够明确、处罚力度不够,一些制度性的问题,为什么这些问题老是屡禁不绝?发现除了执法的问题还有法立的有问题,然后就纳入改法的计划就是“立改废”现在我们在立法过程中不是立完了,就让它爱用不用了,保证这个法能实行一个重要的机制,就是说有问题的法及时进行修改,我们修改方式有的是修改草案专门的人来修改,我们之所以立这么多年法,现在现行有效的才100多部法,我们这些法都经过一到两次修改了,让它适应社会管理的实际。

王秋:那从咱们人大现在看,在立法方面有没有一个具体的规划?

李小娟:立法规划的问题从我到人大以来,已经制定了5年规划,每届的届首之年制定立法规划,差不多是届末之年准备启动下一个,5年立法规划的公开征求意见和制定工作,我们现在在紧锣密鼓的启动这件事,到5年立法规划向社会各方征求意见的时候,老百姓会在我们公众的媒体上看到征求意见的信息。

王秋:所以现在也显得我们这个节目格外重要,实际上又到了换届之年,老百姓要关注和自己利益密切相关的一些立法,还有同时要选出下一届你最信任的人大代表,所以到了关键的节点。那我们知道地方法就是地方的人大以及常委会,它在行驶它一个重要的职权,国家权力属于人民的在地方层面的一个体现,那我们就想制定什么样的法规或者是修改什么样的法规,它是要通过一个什么样的途径来确定?

李小娟:这个事实际上就是有提出立法议案的主体,比如说政府、人大的专门委员会、人大的主任会议,代表十人以上联名在代表大会上和常委会五人以上联名在常委会上,这个事叫法定的议案,但实际上远不是这么一个局限的范围,我们在公开征求意见的时候,非常关注老百姓关注的重点、热点和群众要求制定法的焦点,我们在公开征求意见的过程中,我们会梳理,有一些本来是老百姓本身提出立法需求,有一些老百姓是提出这方面的问题,我们觉得这实际是一个立法的要求,应该转化为立法工作,就是这么两方面。

王秋:我们普通的百姓就会了解这样的一个途径和渠道,要特别关注媒体在这个阶段征集意见和建议的时候你要积极的发声,这是百姓的权利,那么一部法规从开始酝酿到制定到最后颁布实施,时间上有硬性的要求吗?

李小娟:时间没有硬性的要求,当然说特别急的可能我们意见也是比较一致的,我们可以用建议的程序迅速通过,特别是向只修改某个法规条款的,一般我们有一个老百姓不太懂得话叫“三审四通过”,就是人大常委会经过三次审议,各方面的意见充分的在人大上发表、博弈,慎重的调研拿出一个成熟的意见以后就是大家最大的共识,各方面的利益得到妥善的处理,然后第四次常委会就直接表决通过,我们人大常委会一般要一个半月到两个月开一次会,实际上就是半年多以上的时间加上起草。

王秋:这个过程我们就了解了,地方法规是本行政辖区内的法人、自然人等等需要遵守的一种行为规范,尤其像咱们近几年出台的全民健身条例、居家养老条例、大气污染治理的条例,这些都可以说是和每一个的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您能不能介绍一下在出台和老百姓密切相关的法规当中,你有没有非常这种事例,也可以介绍一下背景材料。

李小娟:现在老百姓感受到的可能是城市老龄化,因为这么多年北京市老人的长寿加上生活水平的提高,当年我们在起草居家养老条例的时候,实际上我印象特别深的就是每年开人代会的时候都要好多代表呼吁和提出,老年人在居家养老中的种种不便,希望政府在某些方面要改进自己的工作,这是每年常设的一个热点话题,代表提的批评和议案很多。

上一届我是内司委主任的时候,人大常委会年年的就把这个作为一个重要的议题,去调查老百姓在这个问题上意见和建议到底是些什么,我们采取常规的调研方式,就是把人请来向各个利益群体开很多调研会,但是这个调研的时候受到很多局限,所以大家一起研究怎么能更好的把老百姓的意见收集上来,特别是年龄较大的人群让他们开会来比较困难,我们就向140多个代表发出一个调研的函,涉及了一系列人大会上这些年大家提出的问题和关心的问题,请大家就近就便走访你身边的老人。

那次的调研效果非常的好,我们人大常委会的杜主任他提出来我们代表一定不能代而不表,也不能表而不代,代而不表就是老百姓有什么意见你不反映,表而不代就是你发表的意见就是你自己家中或者是身边的小范围,你要走到老百姓当中去、走到各个人群当中去,要广泛的。

所以那次代表的积极性非常高,很多人我们给设计的调查表不够用,他就自己复印了好多收集了好多调查的情况或者是找人去访谈,还有就是年轻的代表我觉得特别有意思,有一个代表其实是环卫工人,他就上网采用微信和QQ征集了1000多位网友的意见,他把这些意见整理起来向我们立法机构来反映。所以我们是从这么多代表和老百姓反映的意见中,第一我们选定了这个立法项目,第二我们确定了立法的思路,我们不是一般的写一个老年法的实施办法,写的四平八稳、章节条款特别齐全,项没有对准实际问题,我们觉得最主要的问题就是通过这样的调研,老年人居家的种种不便,社会支持老年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不健全,后来我们就确定要推荐居家养老服务体系建设,这些年我们在立法的时候,大家的参与度和参与热情特别高,第二我们从立法的思路从立一个四平八稳的、综合性的立法聚焦在这一个问题上,问题引导立法,居家养老条例连名字都变了,我们原来是实施老年权益保障法办法,后来就改成居家养老条例,再有一个就是当年就推动这个法的检查,这些年我们觉得政府做了很多的工作,已经见到一些成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