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刘学锋

刘畅2017-08-16 15:29:59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听打稿

第十期 人民为本 刘学锋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特别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代表访代表”节目,我是王秋。我们的节目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以及北京时间、一直播等平台收听收看,同时也可以在网上实时互动,还会经过制作剪辑在广播频率中陆续播出,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接下来我要采访的代表他是来自企业的一位董事长,首先我们先来听一段他的介绍。

简介片花

王秋:刘代表您好,刚听了片花中您的介绍,您应该是三届的人大代表,持续15年了,您领衔提出的建议一共多少件?

刘代表:大约一共120件左右,最后一届提了41件。

王秋:感谢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邀请,参加“代表访代表”的节目,在我的印象中您为人很低调,我很少看到您在媒体中出现,听说您连央视的采访都拒绝了。

刘代表:是的,不止一次。

王秋:那按说一个企业的领导,在媒体中出现对企业也是正面的宣传,同时您又作为人大代表,人大代表需要积极为百姓进言,为百姓呼吁问题,在这二者之中有没有冲突的问题?

刘代表:我是性格有点内向,今天我就很紧张,平时很少接受采访或者参加大型活动,但是作为人大代表不同,人大代表代表人民,要倾听人民的呼声,要把人民的呼声反映给政府,要帮人民解决问题。因此作为人大代表就不能低调,无论是审议政府工作报告,还是审议国民经济发展计划、预决算报告、提议案建议,因为这是广大百姓的事情,必须积极主动的发声,努力为老百姓做事,做人民群众和政府的桥梁。

王秋:您是三届昌平团代表,都是基层百姓选举出来的,还不是那种“带帽”的,所以这是一届一届百姓选举,说明了对您履职的认可,所以您的选择是自己的事情要低调,但是为百姓代言的事情要积极发声,所以您能够连任,在我印象中两任以上的代表数量很少,他一定是真正起到代表的作用,为人民办了实事。您是企业代表,我看到您代言的建议案中实际涉及到企业问题不多,更多是关注民生百姓,比如大气环境治理、交通、教育、养老的百姓民生问题,这些素材您是怎么搜集到的?

刘代表:我本身就是百姓,每天和百姓在一起,百姓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我很清楚,我也是企业代表,企业又来自每个行业,但是我是北京市代表,不是代表自己企业也不是代表行业,行业的事情可以去行业协会呼吁。作为北京市人大代表一定是代表更广泛更基层的百姓,北京的百姓自改革开放以来生活水平提高很快,但是确实还存在很多问题,因为人民群众对美好幸福生活的追求是无止境的,而且是方方面面的,我们的政府在工作中虽然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是还有一些问题,需要代表去呼吁,包括养老、教育、环境、食品安全卫生、建筑质量、住房、交通等等。

王秋:政府解决问题是一步步来的,有的问题还没有纳入到日程当中,还没有那么急切,但是百姓已经遇到了实际的困难,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是桥梁和纽带。

刘代表: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政府官员才多少,不可能了解到那么深入,代表更容易做桥梁和纽带,反应人民呼声给政府。

王秋:您的100多件建议都提到了关键点,都提到了点子上。除了这点以外,您关注的问题还注意跟踪落实,提出的问题争取能够跟踪到底,看看哪些问题可以得到解决,哪些问题暂时解决不了,问题出在哪,有哪些难处,您跟踪的问题还记得有多少件吗?

刘代表:我没有统计过,大概有1/3政府办的很满意的;有1/3虽然没有符合我的要求,但是我也知道政府的难处,我就写同意;还有一些问题政府出于原因,需要花很多时间来办,我就会终止这件事,比如说2013年我在调查时候,发现北京孤寡老人、老弱病残家庭、棚户区、人员密集场所消防安全隐患非常突出,伤亡事故不断发生,后来我就提出在孤寡老人、老弱病残家庭安装独立报警器,老人失智或者失能,引起易燃物品时候,独立报警器就能报警,邻居、派出所、居委会第一时间就能发现,在119到达前就可以采取措施,争取宝贵时间。





王秋:发现这个问题您是有具体参考案例吗?

刘代表:我是北京消防协会常务理事,也是北京消防协会副理事长,所以工作中是有接触的。2014年提出以后,把这个议案反映给北京市消防局,北京消防局没有资金,他们觉得这个建议有用,而且应该办,但是有困难,财政预算是提前做好的,2014年我又提出,又没有推进下去,2015年十四届人大会上我直接找到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晓超同志,把他叫出来,跟他说这个建议我提了两年,都还没有解决,2014年11月9日-19日北京市火灾死了10个人,都是孤寡老人,都发生在夜里10点-早上6点,在和平年代多么触目惊心,都是可以避免的。后来杨书记非常重视,第二天在会上他把我叫出来,他说您的建议很重要,我和副市长商量,今年就办,落实到各区县,结果2015年北京市的孤寡老人、老弱病残家庭全部免费安装了报警器。

王秋:您这办的真是实事,事关公共安全、事关人的生命,让领导引起高度重视,而且抓落实、抓跟踪,最后事情得到圆满进展。

刘代表:这件事去年在全国推广,公安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发文,学习北京,全国推广。

王秋:这个确实是普遍性的,把孤寡老人在家庭中遇到的实际困难解决了,每一个人大代表都希望在自己履职的过程中提的建议具有实效性,是当下的热点,但是人民群众需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政府也需要一件一件来办,需要排在日程上,不能够马上解决到位,您在选择提建议案的时候,时效性、重要性确定的标准是什么?

刘代表:这个是比较难把握的问题,第一,老百姓这些年诉求越来越多,第二,社会经济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积累了不少问题,政府对代表的建议和批评越来越重视,效果也越来越好,但毕竟不是都能解决的,有些需要阶段性的,有些是很小的个体,政府需要考虑全局,我根据我的经验,不断总结,尽量提有全局性的,老百姓普遍关心的,政府能够解决的,这样落实效果会更好。

王秋:直播平台上的网友“石生花”提问:现在还有哪个建议是你提出后效果不太明显,但是又迫切希望落实的?

刘代表:我作为企业代表,这么多年感受到北京经济的发展,快速发展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发展的道路总是不平坦的,例如北京去年到今年为了解决人口矛盾,提出了疏解和腾退,其中有一些我很熟悉的企业,以前在乡镇的工业大院,在2000年后政府招商引资把他们招来,因为种种原因,结构调整、手续不全需要企业搬迁,政府需要企业腾退或搬迁,企业搬迁不是那么简单的,涉及到方方面面。今年我就提出了一个建议,政府在腾退、搬迁、疏解的过程中要分别对待,对那些确实符合北京市产业政策,手续齐全,而且有发展前景的,要区别对待。后来这个建议给到昌平区政府,政府也把我和一些部门人员都组织在一起研究,但我觉得恐怕昌平区政府不够,因为涉及到市规划、发改委、工信部、土地局,所以第二次开会昌平区政府又把涉及的政府部门都组织过来,最后有十多家企业可以把手续补齐,不用搬迁。尽管做起来程序很复杂,涉及到方方面面,但是还是取得了进展,对于政府这种实事求是的工作作风,我们很感激。

王秋:像您说的,也为企业办了事实,一个大企业在搬迁过程中会遇到方方面面的问题,不是简单的一刀切的政策出台就可以解决,政府也考虑到这方面实际问题,直面问题,做出实事求是的决策,您在里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代表企业发声也是非常对的,这是熟悉的领域,了解的也非常深入。刚才听到介绍,您是从事科研,从事哪方面科研?

刘代表:我是做新材料,我的产品和研发技术包括产品包括环保、节能、安全等方面。

王秋:这都是尖端的、高端的领域,北京作为科技创新中心,您在关注中小企业的发展,提高创新能力,您觉得最切实的建议是什么?

刘代表:中小企业在我国经济发展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比如就业占整个就业人数的绝大多数,还有税收等等,但是中小企业在发展过程中,由于自己抗风险能力比较弱,确实也存在经营发展中的问题。在第十三届人大的时候,我和大兴的一位来自企业的代表提出来推进北京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条例,大大的给企业提供了法律的保证,其中有一条关于企业的技术进步、创新方面的支持,政府对这方面已经采取了一些有效的措施,来支持企业的创新,提高企业的竞争能力。那么我得建议,根据我多年的体会,英特莱也是中小企业,我们作为中小企业一定是同时兼顾市场和创新,把创新放在突出的位置,通俗的讲,左手抓市场,右手抓创新。

王秋:这是必要的,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我也注意到这样一个信息,北京市政府在科技创新方面投入是逐年加大的,我看到一个数字,2012年财政的投入从170多个亿,去年增长到244个亿,增幅还是很大的,将近40%左右了,现在支持研发、人才的培养、支持成果转化方面财政都在加大力度。我还听到一个信息,采用科技创新奖励券的方式,这您听说过吗?

刘代表:不太清楚。

王秋:我也是才看到这样的信息,它是政府财政来放科技创新券给企业,企业到研发单位去采购科技成果,创新的机构再用兑换券找政府财政,虽然绕了一圈,但是鼓励的是成果转化,创新出来的成果一定能落地,这个经验还是很值得借鉴和推广的。

刘代表:我想起来了,知道这件事,这件事主要是北京研发创新的资源非常丰富,但是很多中小企业缺少这些资源,为了充分有效的整合和利用这些资源,北京市采取这样的措施,对于资源不够丰富的企业,用这个券到大专院校、科研单位、大企业的创新中心共享平台采购科技成果。

王秋:这样政府是更精准,扶持不是很盲目,把有效的资金用好管好,经过了市场的检验,需要这样一个长效的机制,用政府、市场、科研结合的方式推动创新。刚才我们也说到,您一直在关心弱势群体,还有像农民工子女的教育、老龄化相关问题,您都给过关注的建议,你是怎样了解到他们的具体情况和问题的?

刘代表:在我的建议中有1/3都是弱势群体,因为我们国家改革的终极目标是共同富裕,但是改革的过程中有一些人富裕的慢一些,生活水平提高的慢一些,跟不上整体的步伐,贫富差距是存在的,而且有些是比较严重的。我接触的不管是农民工,还是服务行业,生活中遇到的孩子们以及老人,农民工经过二三十年已经岁数大了,农民工二代也长大了,他们怎么融入城市,他们的教育问题、住房问题、养老问题,都是摆在政府面前的问题,这些年我提出这样的问题,今年人大会上我提出北京市山区问题,全国实现小康,首都要率先实现小康水平,在我们的山区,走访了一些村庄,确实和市里广大市民的平均生活水平,包括教育、文化都存在很大的差距,所以我们提出了意见和建议,比如说怎么能够加强工具车的改革,农村的宅基地,土地所有权、使用权、经营权分立来提高农民的财产性收入,改善他们整体生活水平,政府还是很重视的,并列入了议案之一。

   城市养老问题,这届人大领导很重视,每届都有100名左右的代表提出来,我也提出来了,也连续两年列入议案,包括居家养老,北京市做了很多探索,虽然遇到很多问题,但探索迈出了非常重要的一步,老年化是全球的问题,不可能马上解决,我们协助政府尽可能的协调,把老年化时间延长得缓慢一些,帮助政府完善政策、立法、服务人才、养老设施、机构的运营是长期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