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佟丽华

刘畅2017-08-11 16:10:00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节目实录

第四期:高擎法的旗帜——佟丽华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欢迎大家关注“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我是王秋。现在我们的节目在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以及一直播 APP平台上播出,我们的录音会在广播频率当中剪辑播出,欢迎大家持续关注。

王秋: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仍然是一位律师,他叫佟丽华。他是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主任,也是第十三届、十四届北京市的人大代表。十年间两届他累计提出的议案、建议案近百件,超过了十万字。他始终心系群众,关注民生是一位认真履行着自己责任和义务的出色的人大代表。佟律师,你好!欢迎你来到我们的节目接受我们的访谈。十年间,两届代表,你能回忆一下当初刚刚当选代表那一刻你心里的想法还有一闪念的东西,有没有下过什么决心?

佟丽华:您好!简单来说当时肯定很激动,因为我可能和别人不一样,我原来就做公益法律服务、未成年人保护。第一次当选区人大代表应该是在06年,07年初当选市代表,那时候已经开始做农民工法律援助了,做这些工作本来就是做老百姓的事,能够做代表就有一种更庄严的使命去反映人民群众的心声。

王秋:它们契合度很高。在十年中你提交了近百件议案和建议案,因为您这个体量很大,您能不能把它们大致归一归类,看看它们比较集中在哪一方面。

佟丽华:我提的代表建议既有看起来非常琐碎的具体的民生问题,比如要增加公交站点,路段自行车和行人应该分开,这种具体的民生问题。也有涉及到立法政策的问题。我做人大代表第一件我重点关注的事情,我印象特别深,当时在丰台有一个社区的门口的道路中间是一排电线杆,两边行车,一到夏天下雨的时候积水非常深。这个电线杆已经十多年了,拔不掉,电线杆在路中间为什么拔不掉?它事关很多部门,涉及到歌华有线、涉及到市政、涉及到电力,我最初提这个代表建议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负责答复的市政有关部门说,你说的有道理,这个问题我们已经关注了,应该解决。我挺高兴。但是不超过一周他又跟我打电话说这事不好解决,是个难点。我说那不行,你也认为我说的有道理就应该解决,不能说因为涉及的部门多就不能解决。后来他看我态度比较坚决就说再跟领导汇报一下。过一段时间后说经过几家协调这事能解决。先是把电线杆拔了,又把路面硬化了。这是一个非常具体的事情,我听说那个小区的老百姓反映就非常好,这是很具体的早期做人大代表的事。

王秋:那肯定是。俗话说:民生无小事。看似都是小事但事关百姓的利益和他们各种权利,各种生活当中复杂的方面。在这个民生琐事方面您肯定有很多建议议案,您能不能再回忆一下还有没有什么故事。

佟丽华:我十年代表印象最深的是在菜户营桥和白纸坊桥之间修一个过河天桥的事,在护城河上架座桥。在十三届市人大期间,根据市人大要求,丰台团把代表分到每个街道,代表负责联系街道。当时给我分到了太平桥街道,当时街道主任跟我说我们这没有别的事情,就一件事情你能给推动解决了就好了,老百姓多年来一直在反映,菜户营桥和白纸坊桥之间路太远,一个护城河隔绝了西城区和丰台区,大家反映非常强烈。后来他们找了一些老年人,陪着我到那去看,那些老年人就介绍这个路如果年轻人走可能也不是大事,但是对老年人来说,我住在菜户营桥附近,绕到白纸坊桥到对面,我再回来就走不动了。几个老年人给我说这个事情,我感触非常深。后来我就写代表建议,我记得我第一次写代表建议的时候,给我的答复说你说的有道理,原来勘探过,应该架桥也可以架桥,我们尽快推动来解决。我接到那个代表建议我非常高兴,有效果了,答复也很积极。我就跟街道反映,街道听完也很高兴,你看代表帮助我们社区居民解决问题,就在期待中了。但是等到第二年开人代会也没有看到动静,我又写代表建议又给我答复尽快推动解决,然后到第三年、第四年,大致我盯了五年。最后我把这个意见反馈到监督政府工作效率的监察部门,我说这个事情应该加大解决的力度,这个事情应该还是要提高效率。大家都认为要做,政府也觉得该做,为什么一直做不起来。我记得那次开市人代会晚上十一点多,市里有关部门处长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事情已经到了哪个步骤了,我们一定要推动这个事情解决,最后我知道这桥修了。去年有一天晚上我偶然路过那里,我看到那座桥修得很漂亮,我在那里照了一张照片,看到这座桥我还是很欣慰,从人大代表的角度来说,还是帮助人民群众反映了他们的呼声,也帮助解决了现实问题。

王秋:老百姓的出行问题对他来说是很现实的问题,特别是老年人。看似是一个平常的事,但是背后确实凝聚了代表的心血,同时也有政府在背后所做的大量的贡献。我们觉得政府办事效率可能还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但是涉及的范围确实是方方面面的。

佟丽华:是,它确实是非常复杂,包括招投标的程序,它还涉及到立项、开始时候的设计、规划,确实很复杂。这个事情从人大带表的角度来说我们还是应该有秩序的把人民群众的需求满足。

王秋:对,依法依规的循序渐进的推动解决,我又想起习总书记说的话:人民群众的事,就是我们牵挂的事。这个其实政府和代表的目标都是一样的,在这个立意上讲。人民的需求也是我们努力的一个目标和方向。还有一个我印象很深刻的也是群众出行方面的事例,是一个小区的不知道你是不是还有印象。

佟丽华:小区的我规划了很多公交站点,在青塔附近至少有三个公交站点是我呼吁增设的,有一年我还在两个公交站点之间实测了一下,两个站点之间大致是有多少距离。因为增设一个公交站点是有距离要求的,我画出图来写在代表意见上,后来他们很快答复那块可以增设一个公交站点。所以老百姓也感觉很好。

王秋:这都是您实地调研的结果,还有一个就是涉及到农村征地的时候一些超转的人员,他们年龄也都大了,有一些就医、报销药费等等困难,也有这样的例子。

佟丽华:农村超转有一年有这样的问题,那年人代会以前去走访到两位老人家,他们说我们年龄大了,报销医药费特别困难,先去看病再去报销要走很多路。后来我就提代表建议,当时民政局给我答复说这个能解决,年底就可以解决。

王秋:这都是非常实际的问题,把这一块归纳一下就是事关民生,关乎到群众的切身利益,所以群众利益真是无小事。咱们现在再来看看第二类,第二类很重要,也不是一般代表能够做到的,是在政府立法、推动法治建设这一方面建言献策,这个是需要一定的专业水平的。在这方面您是专家您现在帮我们回忆一下,您参与的立法和推动的立法,大致有几件。

佟丽华:您比方说北京市的未成年人保护条例,这个条例最初的几稿都是我起草的,我当时也是起草组的正式成员,当时我还不是代表。现在的未成年人保护法,04年修订的时候也是我起草的,04到06修订两年,最初的草案都是我起草的,我也应该说是全程参与到了这个立法的过程。过去十多年我一方面从代表的角度关注立法政策变化,另一方面我也作为专家参加到全国人大和北京市的立法工作。从人大代表的角度来说我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我关注一些立法政策的相关问题,我举个例子来说,在07年08年前后,我给北京高院就更好保护农民工权益提供过一个建议,那个建议我认为是一个比较专业的建议,就是从司法机关,怎样更好地保护农民工的权益提的一个建议。那个建议我写了7000多字。我里面提到当时有一个案子,其实我做十年人大代表从来不谈个案,毕竟我们要尊重法院独立的行使审判权,但是那次结合这个建议在市人大开座谈会期间,我也举了一个叫于浩的16岁男孩,这个小孩外出打工出现工伤一只胳膊被机器绞下来了,一审判赔他29万多,二审判赔偿了他80多万,但是判赔偿他80多万的时候执行不了,钱都已经被转移走了,所以说法院最后执行不了这个案子,这个孩子和家长非常绝望。我们做了他父亲的工作数十次,他父亲多次想有些过激的举动,可以说都是我们做的大量的工作。后来在市高院开座谈会的时候我就谈到这个个案,谈到农民工权利保护,谈到执行难的问题,后来市高院也给了非常积极的答复,我还曾经就相关问题提过一个建议就是执行难,应该建立执行难的黑名单制度,失信的黑名单制度。因为我谈了农民工保护背后相关的司法政策,举了于浩这个案子的例子,高院非常重视,我后来听说第二天高院一位主管的副院长和厅里的领导专门听了区县法院的汇报,问这个案子的执行情况。这个案子后来的执行情况还不错,帮他拿到了90%的赔偿,还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王秋:农民工是我们国家城乡二元体制的一个产物,现在是一个很尴尬的身份。我专门看了一下材料,农民工广义上来讲是在乡镇自己就业,离土不离乡,狭义的是又离土又离乡。进入城市以后,这部分人的平等权利很难保证,就业、医疗、教育、养老等等,这个真是社会问题,这一部分人不准确数字也有两亿人。

佟丽华:现在国家的农民工大数据包括在限于附近的达到2.8亿,但是它影响的人群要更多,他还有家庭。中国农民工的问题大致要涉及到五六亿的人口的生活,所以需要有一批人真正的去了解他们的问题。因为我们办理大的农民工法律案件,所以我们了解这个群体。另外从政策角度来讲我也一直在替他们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