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张梅菊

刘畅2017-08-11 15:22:22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

替群众监督——张梅菊代表

部分文字实录: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王秋,欢迎大家收听、收看“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我们的节目播出之后在网上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很多朋友给了我们支持和鼓励,这无疑为我做好今后的访谈节目注入了新的动力。还有很多朋友提出了好的建议,这些建议我会在之后的节目当中一一采纳。我有自信也希望能带着广大网友和听众一起来走近我们的代表,来挖掘他们身上感人的故事。那么,让我们一起来领略代表的风采。

王秋:我们的节目在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以及一直播 APP平台上正在播出,之后我们的节目会在广播当中进行录音剪辑播出,请大家持续关注。

王秋:今天请到的嘉宾在街道工作了三十年,是一位社区的工作者,她连续履职两届市人大代表、四届区人大代表,在她履职期间走访了交通、城管、市政市容、建委等许许多多涉及民生的部门以及乡镇。她深入到社区和居民面对面的座谈,最有特色的是在十年来她用大量的笔记记录完成了多项高质量的建议议案,一会儿我们访谈中也能展示她的记录的笔记。十年来她在大会期间提出了书面建议73件,向有关部门反映群众亟待解决的问题近百件,他就是今天的访谈对象——北京市人大代表,张梅菊女士。下面我们就一起来聆听她讲述履职背后故事。

王秋:您好,咱们握一下手。您的名字很有特色,四君子中您占了两个。这个名字起的有由来吗?

张梅菊:这个是我小时候上学时我爷爷起的这个名字,后来越来越感觉到这个名字起的真好。

王秋:对,很有特色。您觉得您的名字在您履职的过程当中有没有一种动力和支撑作用?应该衬得起这个名字,菊清梅白、风霜傲骨,我也听了很多您的故事,咱们一点点的给大家介绍。我看了您的资料,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您的“记”和“走”,一个是记笔记,一个是走基层。这些年来您有没有过统计,一共记了多少的笔记,大约有多少万字,走了多少路,这些都可以用数据表达出来吗?

张梅菊:刚才听您这么一说,您给我这名字夸得我心里高兴。关键就是当代表以后,我本身就在街道工作,就是最基层,每天面对的就是老百姓、居民。所以跟居民就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本事我也是出身于农民的家庭,纯朴的感情就长在骨子里。尤其当代表以后,从2004年开始从事基层的人大工作,也是从那个时候当区人大代表,那个时候我统计过我走多少路、记多少字、统计多少本,但确实没有专门统计过。这是这次三月份,我从新华街道调到玉桥街道工作,在整理办公室当中无意之间翻一下我的记录本,从2004年当代表做基层人大工作的第一本开始记,数一数就24本,我也没有想到。后来我就静静地坐在那翻了翻每一本,上面密密麻麻点点圈圈的记载着这十几年来人大代表工作的点点滴滴犹在眼前,当时确确实实眼睛湿湿的,确实有一种非常欣慰的感觉。感觉到这些真实的记录着自己走过的、工作的历程,挺欣慰的。至于有多少字,走过多少路真的没有统计过。



王秋:我们也看一下您的笔记,我们也很好奇。这是2004年的第一本,2004年元月的,记录的问题是什么。

张梅菊:对,我来当代表以后,当时我就在永顺西里这个选区选的。走访军区离休老干部,提出了一些意见。后来我把联系人的电话,怎么处理这个情况都给提一提,这是这种情况。(拿出第二本)您看,比方说我在参与调研,不管是人大调研还是市里的专项执法检查,每到一个单位,他们只要提出问题,我都会在我的本后面记着,并且标记重点。这是前年跟着市人大调研居家养老的时候,金隅养老产业提出来政策性的长期护理保险的建议,我当时就记录了下来,这个应该向市里反映。

王秋:您真是一个有心人!

张梅菊:并且会后我还跟他联系,你们要反映这个问题,我要跟谁联系,我把他的联系方式(记上),会后我会继续跟踪他,继续问这些问题,然后再到实地进行调研。哪些属于区里面的反映的问题,比方说跟我们区里面反映的还是居家养老,应该把居家养老贯彻这个条例纳入到十三五计划当中,这应该是跟我们区里面反映的建议。还有一些问题我都会记到后面,时间一长就怕忘了,这样会后我都会翻翻。每一年十月份我开始翻我这一年的记录,哪些问题应该以书面的提出,哪些在大会期间以询问的形式提,哪些我跟部委反映以后它可以协调解决。

王秋:您已经分门别类的做好分析、归纳、整理,然后再落笔到建议案上。

张梅菊:平时我们跟选民面对面座谈,这是跟这几个社区座谈,谁提出什么怎么解决。

王秋:我来展示一下。真是很详细,都有详细的标注,后面还有一些联系方式,解决问题涉及到的一些部门。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用心。这样的基层代表把最鲜活、百姓最需求的一些信息都进行了搜集整理。这是一个走基层,走出来、记出来的一个好代表。我听您的口音好像您不是本地人?

张梅菊:我是山西运城人。

王秋:您讲一讲您是怎么到通州来落户的。

张梅菊:这是二十多年以前1988年的时候,我在山西老家是数学老师,教了六年学到1988年,因为我爱人是原来的通县武装部(的人员),就这么随军过来了。

王秋:落户到了通州,您这一落户就成了通州人民的代言人,也是大家的福分,结识您也是一种缘分。

张梅菊:我也得感谢通州人民对我的信任。

王秋:您这一做就是三十多年,在基层街道工作三十年,代表也当了十几年。在您的履职过程当中,您有没有记忆特别深刻的一件建议议案?

张梅菊:要说记忆特别深刻的建议议案确实有不少件,有区里面的,有市里面的。市里面的建议我可以提一个,我们有一个西集镇榆林庄闸桥分离(的事)。他那个闸桥是八十年代的,当时主要有两个问题:第一个这个桥是个危桥;第二个是交通拥堵。

王秋:这个桥是要通车的,有多少年历史了?

张梅菊:这个桥是西集到漷县八十年代建的,但是当时并没有要求桥要承重到多少,不像现在这样车辆那么多。

王秋:是类似于简易桥的性质。

张梅菊:对。我是2007年当选为市代表,走访各乡镇,当这个市人大代表我感觉是我一生中最神圣、最珍惜的,我要好好履职。在走访西集镇时就反映这么一个问题,我们就记录下来了。这个建议历时可长了,一届五年,我连续四年提出这个问题。

王秋:一直在跟踪和督促。



张梅菊:2009年在十三届二次会我就提出来(这个问题),当时市水务局给答复的特别好,看了也非常高兴。当时水务局这么答复的:已经有立项了,当年市发改委批了以后,汛期以后九月份就开始开工。结果到第二年的时候也没开工,后来我又跟市水务局沟通,跟市人大联络室办理代表建议议案的沟通。2011年提,2012年又接着提,一直到2012年十月开始动工,2013年正式投入使用。周边的群众那叫高兴!

王秋:那是为他们解决了出行的大问题,而且从安全上讲这样是对百姓负责的做法。您就是这种执着的精神,咬住不放,把一件事情彻底解决为止,这个真的是精神可嘉。这个榆林庄闸桥的背景材料我介绍几句:它是北运河上最大的一个闸桥,四十多年的历史,从2000年开始不再蓄水,上下游淤泥特别严重,所以导致“721”特大暴雨时,闸桥行洪能力降低,因为它还在通行所以容易发生危险。同时它还涉及到两个乡近十万人每天的通行。所以这个建议案为了老百姓真正解决了实际问题。我觉得非常的可贵,因为作为一个代表观察问题相对容易,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发现问题比较容易一点,但是给出解决办法然后督促办理建议案,这一点不是所有的代表都能够做到。它需要一种责任心和执着的精神。我觉得这也是我们代表,实现自己价值的意义。有一位网友说,感谢梅菊代表,他就是榆林庄的居民,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以后,现在那个地方的景观非常漂亮,环境也得到了净化和美化,每天他们都从那里休闲,晚上作为一个休闲场所去参观。您每提一个建议议案都会这样执着的去督办去回访吗?

张梅菊:凡是我提的建议议案,因为都是以一般的调研走访这么来的。所以我对这些建议议案有些答复完了以后我不是说简单的签一个字就行了,比方说有的答复是那种冠冕堂皇的答复,它下面都有一个联系人联系方式,我都会马上打这个电话。我说您这个建议办理我接到了,把这个每次答复比方我建议来自于哪个部门,来自于哪个选民我都有一个详细的记录,就跟目录一样有一个详细的备注,答复这个我都会拿到反映这个问题的部门或者是居民当中共同来征求意见。我感觉他这么答复的不合适,我把我的意见说了再征求这个部门或者是当地的选民的意见,最后汇总以后我还会跟答复的部门再进行沟通。

王秋:这是一个完整的过程,是一个循环。

张梅菊:这个答复部门对这个建议意见会有二次答复,我的建议好多都会有二次答复,都是通过我的沟通再二次答复。(答复部门)说那行张代表,您这个我知道了,我们再跟领导反映反映,再给你答复。反馈回来我也会再征求意见,有好多都是这样翻来覆去好几次。

王秋:在您这个社区生活的选民应该是很幸福的。您在您的社区当中,遇没遇见过选民急切向您反映一个问题,需要您帮助解决?因为您工作本身也在社区,所以您的代表身份也好,社区工作身份也好,和老百姓是最贴合的,最密切相关的。整天和他们在一起,他们可能觉得用起您来非常非常的方便,有事儿就找您了,是这样吗?

张梅菊:我这可能多占用时间,我举两个例子。第一个就是跟老百姓切身利益相关的,先说我们天桥湾社区,这个小区住的居民都是原来的通县、城关、渔场村、他们农转非过来的。他们农转非的时候是1987年,当时农转非有一个规定比方说就是男的59岁女的49岁算超转人员,这个超转人员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不再给解决工作了。每月给你一点生活补助,当时才30多块钱到60多块钱不等,那时候还有副食补贴各种补贴,随后就慢慢涨到了60到90多元不等。2004年我当代表,深入选区居民的时候他们就反映这个问题,当时一罐煤气都72块钱,我记忆特别深,和选民面对面座谈的时候大伙对这个问题反映非常强烈,反映的时候这部分人47个人剩22个人,真是灌一罐煤气钱都不够。后来我就写了一个书面建议,我也征求了好多部门,我还走访了民政局,民政局说档案已经移送给档案局了,我又到档案局去查原始的档案资料,后来又到当时叫劳动局,现在叫人力保障局,去查他们的保险应该是个什么样,又到财政局,后来又跟我们主管副区长反映,完事以后又写的一个书面的建议。这个也是后来两三年多才解决的一个问题。也是我跟踪有关部门一再反映,最后解决了。按照城低保标准每月给他们多少钱,享受城低保,居民的生活问题得到解决了。这些人都是八十多岁了,前年的时候,咱们市人大要给全国人大报一个新闻小短片,就到我们天桥湾采访老人,就针对这个事件采访。当时那八十多岁的老大爷说着就抹眼泪了,我听着心里也热乎乎的。通过这件事不是说仅仅解决这22个人的生活问题,通过我这件事辐射到全通州区凡是这类情况都参照这个执行了,一批人,好几百人。



王秋:等于你在政策的范围内,为他们争取到了最大的权利,所以大家一定会感激你。这是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张梅菊:这是我的实例之一,我再举一个我们新华地区拆迁,2010年我们建立了一个核心区,运河核心区。当时拆迁规模是前所未有的,一下是一万五千多户都拆迁。当时拆迁的时候我们其中一些居民搬到了“化六”的安置房,这个安置房挨着六环边上。2012年年底他们都入住到这,因为我们拆迁安置到这以后户口都没有搬走,所以在我们和选民面对面的时候,为了让选民少跑道,我们来到安置房地区和选民面对面。座谈的时候他们就说这个归属应该归属到梨园,还有就是建居委会的问题。这都是居民办事不方便的问题。后来我就跟民政局沟通,经过跟民政局沟通,如果按他的区域他们应该属于张家湾镇政府,可是张家湾镇政府就属于农村了,居民们不愿意,因为梨园算城里。知道这个以后我们把选民反映的这个意见赶快反馈给区政府,当时区政府就采纳了这条建议,就把这个区域归属于梨园镇政府,然后在那建了社区。现在我们的居民也和当地的居民融为一体,不管是参加当地的活动,现在非常高兴。居民李俊海是我们北关的一个积极分子,经常给我打电话,我们现在在这开心着呢好着呢您放心吧!我听了之后居民的开心是我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