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邰武淳

刘畅2017-08-10 11:48:07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部分实录

第五期 人民为本——邰武淳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收看由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特别制作播出的“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代表访代表”节目,我是王秋。我们的节目在北京广播网以及北京时间、一直播等平台正在播出,之后还会经过制作剪辑在广播频率中陆续播出,欢迎大家持续关注。首先我们先来通过一段介绍,来认识一下今天节目我们有请到的代表。

王秋:非常感谢邰武淳代表走进我们的直播间,接受我的邀请参加我们的访谈,首先还是有请邰代表和我们听众网友朋友们打个招呼。

邰代表:主持人好,听众朋友们好!很高兴走进我们北京老百姓非常喜欢的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做客王秋代表主持的“代表访代表”的直播活动。

王秋:之前的几期您也通过网络收看了,今天用这个时间我们一起和网友和听众一起分享您履职背后的故事。我想先问第一个问题,要说到您的名字“邰武淳”估计很多听众不是很熟悉,但是要说到您的企业是无人不知,中复电讯是很多网友和听众朋友都会光顾您的店里,从买过手机。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在您的建议中和您的职业相关的建议并不多,这也是什么原因呢?

邰代表:我所提的意见建议中,涉及民生的议题比较多。比如,群众广泛呼吁的食品安全、改善空气质量、规范道路交通等问题,这些都是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也是老百姓反映比较集中的,近两年我向市人大递交了《关于提高违法成本、加大惩处力度切实保障食品药品安全的建议》、《关于落实“空气净化装置进幼儿园和校园”的议案》和《关于出台电动两轮、三轮车安全管理条例的建议》。

但实际上,在我的建议中其实跟手机、通讯相关的内容也是有的,比如很多年前在一次走访选民的过程中,一名聋人朋友得知我是中复电讯的老总,便向我反映,手机短信使他自己与别人交流变得更加方便了,聋哑人都靠手语交流,现在很多和健康人以及远距离交流都靠手机短信或者微信。但是他们觉得有一点有点遗憾的地方,以前但由于短信振动提示持续时间太短,难以察觉。这使我想到,电话座机、手机有为盲人设置“盲键”,为什么不能为聋人提供便于他们收阅短信的特殊功能呢?就这一问题,我起草了一份关于“方便聋人收阅短信建立手机短信提示技术标准”的建议,呼吁有关部门设立技术标准,增加手机“聋人模式”,使手机收到短信后能在一段时间内持续振动,便于聋人朋友收阅。为更好地推动这一建议的实施,我还把该建议通过全国人大代表传递到了国家工信部。



王秋:这有多少代表联合签名?

邰代表:朝阳团大概有20多人。

王秋:这为失聪人士办了一件大好事,我查了一下资料,北京市失聪人士在大概25万人,在残疾人群的比例中是排第一的,所以您提的对于提高是失聪人群生活质量起到重大作用。说到民生我还特别发现您会注意到养老问题,这是社会不容忽视的问题,好像养老问题来的有些迅猛,政府好像没有完全准备好就突然到来了,这也是社会发展必然的过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都要遇到这样的问题,您关注这个问题是从哪一点切入?

邰代表:我关注这个问题还是从养老的形式,尤其是2015年人大通过北京市地方法规通过了居家养老的条例以后,我更加关注养老方面的问题,其中申办养老机构手续复杂,流程漫长,门槛很高,这样就造成了申办下来的养老机构的形式也非常单一,规模也都比较大,不利于不同层次的老人需要,我们怎么样多元、多层次、多种形式的满足不同老人的养老需求,就像您说的养老问题一夜之间成了很重大的社会问题,北京快速进入老龄化。

王秋:随着人口老龄化的进程,我们国家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规模最大、速度最快的老龄化进程,再加上现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预期的寿命也在不断增加,现在政府当务之急就是要拿出大部分精力研究这个问题,并且制定相关政策,您在这方面建议案还有哪些?

邰代表:居家养老方面也提出了的建议,2015年通过了居家养老的条例以后,我认为这条例非常好,意味着以家庭为基础,由政府提供基本公共服务,由企业社会提供专业服务的模式基本建立起来,前面说的养老机构审批流程手续问题,针对北京市出台居家养老条例,政府应当制订安全保障性的兜底标准,比如不允许一间房住超过多少人,人均居住面积不低于多少,医护人员不得低于多少。而不是规定必须这样、必须那样,门槛不要提高太多,应当降低门槛,丰富形式,鼓励社会力量进入养老产业。实现养老院不是千店一面,而是有大有小,有不同特色,能够满足不同类型老人的多种需要。

王秋:现在居家养老条例出台后,北京市将要研究实时细则,与之相适应更加切合实际的配套措施,现在北京市老年人口超过300万,60岁以上占到20%以上,是很大一个人群,到2020年就会达到400万,老年人群各种需求,国外也有很多先进的经验可以借鉴,我们也去国外进行了考察,例如日本做的很不错的,我们国家的香港,他们的社区养老是很方便、温馨、人性化,老年人进去以后不会有异样感,还有很多形式,像孩子接送一样,早去晚归的形式,我们国家的养老形式也在做突破,有些机构也在做社区养老的体验,包括社区服务驿站,就是搭建一个服务平台,让老人在家庭中也有归属感,也有比较方便的生活保障,这就是探索出一条切实可行的出路。

邰代表:就像您说的,我们北京也要结合北京实际特点,北京老年人的习惯办出有特色的养老机构。

王秋:从子女心里感情需求上也希望下班回家见到老人,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一家团圆其乐融融,除了在改变观念的同时也要顺应社会发展,您提的建议是适应国情的需要,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

邰代表:现在有关方面非常重视,我还在继续进行调研,我想提出一个建议在解决养老审批手续标准的同时,建议养老连锁机构开进社区,开到老年人的身边,这样的养老机构每一个网店不一定承载很多人,但作为周边来讲已经够了,同时这个网店可以支撑上门服务,居家养老不是简单的理解,让老人待在家里,应该满足养老需求的内容,例如医疗、生活、文化、情感很多方面的需求,近距离建立网店就能够支撑老人需求,方便老人养老的模式。很多年前把老人送到养老院是不孝的做法,从老人心里也不是很能接受,我希望在未来把老人送到养老院变成一种乐趣,通过社会和政府的共同努力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

王秋:在您聚焦养老问题同时,我们发现您又将视角聚焦到了“群租房”的问题上,群租房有一些乱象并且有一些问题,年初重新修订了北京市房屋租赁的管理办法,若干规定也重新公布了,这个跟您以及若干代表的推动是不是也有关系?

邰代表:我市参与其中呼吁群租房规范管理的代表之一,北京群租房问题比较普遍,规模比较大,问题也比较严重,每一个群租房都已经远远超过了承载能力,卫生条件差,安全隐患大,一出问题经常造成群死群伤的事件,往往死亡的受害者都是年轻人,让我们看到也非常痛心。群租房问题政府也是高度重视,今年颁布了历史以来最严格的规定,面积不少于5平方米,每个房间住人不多于两人,这样的管理如果能落实到位,群租房现象能够得到改善。

王秋:我很好奇,无论从您的身份, 还是从您的生活层面,您和这个群体是有一定距离的,是什么原因让您想到为这个群体发声,规范这个市场,有什么出发点吗?

邰代表:我们公司是劳动密集型的公司,有一次和新员工聊天,聊到以前不是从事通讯行业,为什么想到来中复工作,你们住在什么地方,他们说:来中复来工作收入可以提高,可以不用在住20人一个房间的群租房。再进一步了解到,我们公司招聘的员工,一些外地的务工人员以前就在群租房住,到了公司后一些符合条件的安排了宿舍,一些安排不了的因为收入水平提高了也从群租房搬了出来,所以我认为群租房的问题应该去呼吁、去解决,但是群租房问题的根本应该还是外来务工人员的收入问题,随着收入提高,如果在这方面下大力度推动,群租房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

王秋:我梳理了这几年您提出的建议,发现全部是和我们百姓衣食住行息息相关的话题。例如您曾经呼吁过加强电动代步车规范性管理,也是很好的切入点,因为您发现的都是社会热点难点问题,这个问题线索来源于哪里?

邰代表:这个来源于我在做市代表、区代表时,经常能听到各界呼声,两轮车、三轮电动车拉人等太影响交通秩序,但同时在街上又能够看到,骑电动车的一种是代步工具,另外就是工作工具,送货、送餐。如果假设街道上没有电动车,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是否能满足市民需要,如果没有电动车,快递送货、餐厅送餐都换成汽车,城市交通压力还会更大,电动车问题既不能放任无限制的发展,又不能一棒子打死。我认为要治理电动车的问题,必须立法。首先,相关政府部门应当尽快制定电动两轮、三轮车的行业生产技术标准和安全检测标准,提高市场准入门槛,对生产不符合国家安全标准的厂家,坚决予以关停。规范了生产,再从电动车两轮车、三轮车的上路发牌、驾驶人培训考取证照、行驶规范、责任认定、人身保险等各个细节制定相关地方性法规,健全法律法规,对市场、社会很好的进行管理,既能满足电动车使用者需求,还能规范交通。北京都换成汽车不现实,电动车从某种意义有积极作用,但不能任其无序发展,两次提出了关于电动车的建议,从立法角度,出台技术标准角度管理电动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