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高子程

刘畅2017-08-10 11:23:37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人民之托大型系列访谈节目“代表访代表”

第八期:律师协会会长高子程


王秋:受人民之托,为人民代言,我是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王秋,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我们的大型系列专访“代表访代表”,您可以通过北京广播网、北京时间、一直播等直播平台来收听收看我们的节目,欢迎您持续关注,也希望您能够在网上跟我们持续互动。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又是一位律师,让我们来听一下介绍。

介绍:高子程,法学学士、经济学硕士、管理学博士。北京市人大代表、中国国际商会商法与惯例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国际商会企业与责任反腐败委员会副主席,北京市律师协会会长。高子程在工作期间,善于发现工作中的难点,勤于思考。作为一名律师,他时刻谨记人民代表的职责,不断提出所在领域的专业问题,为老百姓做实事、做好事。本期《人民之托—代表访代表》专访高子程律师,欢迎关注。

王秋:非常高兴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之前也采访过几位律师,但是您厉害了,您是律师协会的会长,您是知名的大律师。您审理过的案件都是大案、要案,大到一些高管领导的贪腐案件,还有国内国际经济贸易方面的案件,您的工作繁忙么?

高子程:比较繁忙,其中最多的是公益方面的法律案件,平常化解、诉求转业条件。

王秋:我们一起来分享您在履职当中的一些故事,您作为法律工作者,一定与推动人大的立法相关联,您也参与了全国和北京市很多法律的起草和修改,这方面能不能举一两个例子?

高子程:全国人大民法总则修进过程中,还有两会表决通过之前,组织律师资源和各个民生领域的律师,以及57个专业委员会的资深相关律师,来为这部准则提供修改意见。我们提出了很多的意见和建议,其中我们提出要增加一章,这一章就是网络空间的民生法律行为的调整。事实上,现在的网络空间,作为一个虚拟空间,越来越多的成为我们生活当中的一部分,对这个空间的法律行为调整,需要严密相关的法律,完善相关的制度,以便规范网络空间的行为。为此我们提供了专门的一章,这一章起草以后,得到了重视,也得到了肯定,因为这一块是的的确确很需要关注的。

王秋:这是今年的一部重要的法律,是老百姓法律生活的一件大事,我觉得这部法律推出以后,确实对全国法律生活和老百姓与法律之间的密切联系都产生了巨大的作用。你们做的这工作很有意义。这是全国立法,有没有和北京市密切相关的?

高子程:我们主动为北京市人大起草了机动车停车管理条例、物业管理条例、房屋租赁、住房租赁管理条例,我们还参与修订了北京市陆续出台的一些条例,例如养老条例、控烟条例、旅游条例,我们也为北京市的相关立法提出了一些咨询意见和建议。我觉得北京律师行业是有足够的热情,足够的觉悟,足够的能力组成的,只要给提供平台和机会。

王秋:你还有印象,你参与立法有多少件吗?

高子程:我们主动起草的条例,和我们参与修改的法律规章和条例应该有50多。

王秋:在你的建议案当中,很多是和你的工作相关联的。我看见这些密密麻麻的案件当中,100件总是有了。

高子程:我出庭的案件一共有3000多左右。

王秋:那么这些案件在办理当中,或多或少的都会接触到一些负面信息,可是每一次开会,我从你身上一点都看不出来,每一次都是积极的弘扬的,内容正面的。虽然很繁忙,但是忙而不乱,保持这种积极的状态。那么这些负面的东西在你心里就留不下痕迹吗?不会受到影响吗?

高子程:当然会受到影响。我经常对我的朋友们说,我认为我从事律师这个行业,这行业可能会使我的寿命缩短。可能因为个人性格的原因,对我而言,我每承接一个案件,在我内心这个案件好像就是我家里的事情,成与败,就是我家的成与败。由于这种关注,因此案件的成败,对我的情绪的影响是非常之大的。我输一个案件对我的影响是非常之大的,我输一个案件会难过很久很久,一直到另一个案件赢了,对我的情绪可能会有所改善,当然每一个案件都有它正面的东西,正如您讲的,每一个案件可能有其负面的东西,也会有其正面的东西。怎么来平衡?怎么来化解?这是长期工作的一个修炼。

王秋:当你的辩护人得到了权利的保护,圆满地得到了司法的解决,当然你也有成就感。所以在这之间,负面的东西与你积极的作用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这可能也是你们职业当中的一种能力吧。

高子程:总是在这之间摇摆,也是不断的平衡。

王秋:这个是很重要的,您作为一名知名的律师,也是一位出色的代表,那么在您履职的过程当中和您司法当中的这种建议,您还记得一些相关联的案例吗?

高子程:我的建议和议案大部分是跟法律和司法有关系的。


王秋:刚才说是有100多件事,您领衔提的议案有几件?

高子程:我领衔提的议案我记得是13件,我不会打字,我次都是手写,秘书给我打印,传真到会议中心,我修改后秘书再改,我提的议案很多,比如说改造危旧小区,治理大气污染,治理交通拥堵,治理大城市病,农业农村农地与城市资本结合,实现双赢,运用律师资源化解社会矛盾,促成社会的和谐稳定等等,我记得应该是13件,我觉得还是很失落。

王秋:还不满足,还需要继续推动,因为一件议案背后凝聚的是大家的智慧和力量,一部法律的出台要经过若干的流程,还要经过大量的调研研究,然后分析起草再经过不断的修改,这也是我们慎重起见,也不会是很草率的把一部法律随随便便推出来。怎样运用律师资源来化解社会矛盾?

高子程:我觉得一些社会矛盾的产生存在发酵,以至于个别走向极端。是因为没有能够及时化解,绝大部分我认为是这样造成的,走向极端的那些事件,我想大部分都有上访的经历,这其中各种因素都有,有一些其中是错的,有的是他理解错误,有的是有瑕疵,有的是他自己案由的设定,诉求的渠道是不正确的,那这些领域这些矛盾如何去化解?我认为律师是一个巨大的资源,是可以利用的资源。不管是诉前还是诉后,诉前律师可以发挥专业调解作用,诉后特别是终审判决之后,律师可以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比如说诉前专业调解,我认为目前情况下,案多人少是法院目前面对的压力所在。

王秋:现在每年的诉讼案大约有多少呢?

高子程:据我所知,北京市应该有几十万。

王秋:那我们的资源肯定是远远不能满足的。

高子程:目前法官的人数,客观上是难以及时在审限之内审结这么大批量案件的。这就势必会产生一些案件的拖延,特别是立案登记制实施之后,那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会出现一个问题:律师行业或者如何运用律师这个资源,去做该做、能做、有用的、有效的事情。比如说诉前专业条件,我想我们为法院,组建一个庞大的资深的律师团队来化解、分工、调解已经立案的这些民生案件,能够调解的就把它调解了,就不走庭审程序了,那么法院运用有限的资源去审理,去调解那些没能实现调解结果的那些案件,这样就化解了一部分矛盾。

王秋:这样既提高了效率,又节省了法官的资源,提高了司法公信力,是很有意义的,只有专业的人士可以提出这些议案,普通人不懂这些专业的知识,所以您的这个建议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高子程:因为这是人民调解的另一块补充。人民调解通常注重在社区调解,涉及到一些专业的法律纠纷,比如说知识产权,复杂的经济关系,他的调节就不是简单的街道干部法律功底所能判断和调整的,这就需要专业人士运用专业知识调解纠纷。

王秋:那您刚才也提到了一个涉法涉诉的信访案件。那么这个指的是对公检法信访的案件吗?

高子程:主要是公检法的,其实最主要的是法院终审之后的,甚至是驳回之后的这些案件,但是恰恰是这些案件,他们集中了绝大部分有可能走向极端的那些上访信访的人士,自焚的,冲击的,投毒的,爆炸的,一些信访上访人员。他们大部分都有信访上访的经历,但是我觉得用律师资源是最有可能从实质上评查化解的一种机制,所以北京律师协会去年为北京市公益服务法律中心组建了258人的顾问团,组建了58人的专家团,我们采用类似审委会的会议制方式,把上访上诉信访案件,分给某两个律师,某两个律师他们意见一致,那这个意见就是平常的意见,如果他们的意见不一致,那么交给专家团再来看。专家团如果意见还不一致,我们的57个专业委员会的主任形成一个机构来集体讨论,最终我们希望拿出的结果是最客观的,是最真实的。这些都是公益的,这块工作避免了很多问题,比如这份工作是由法官来做的,一方面他们太忙,本职的工作已经太忙,另外一方面是思维定势,他们还能发现问题,第三,本系统或本院的同事审理过的案件,再让他拿出足够的时间去找出其中的问题,并敢于提出这样的问题并指出错误,我想也是有顾忌的,然而律师这个群体不管是专业上还是思维上,第三方的立场上都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拿出的意见最中肯,包括可能存在的其他的救急渠道,从而使得这些信访案件及时执法,这些我们在去年评查化解了29个长期的上访信访,不得解决的这29个案件,同时我们又按44个临时拿过来的这些信访上访案件,所以北京律师行业,为北京市公益法律服务中心组建了这个团队,行政的工作机制被中央政法委界定为北京模式,很有效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