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骑马挎枪走天下》爱国之音铿锵有力

璐璐2017-07-13 10:45:33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骑马挎枪走天下》,这首军旅题材的抒情歌曲,是依据张永枚同志的同名诗作,于1956年创作的。四十多年来,通过许多歌唱家的动人演唱,获得了广大群众的喜爱,是我们深为感动和非常感谢的。 1956年,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建国后的第七个年头,祖国面貌更呈现了一派生机勃勃的动人景象。人民解放军也从战争生活,逐渐转入了和平建设的新时期。新时期提出了新要求,大量的新成员进入了营房,部队安排了建军宗旨和光荣传统的教育,(骑马挎枪走天下》这首独唱,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情况下创作的。古语常说:“诗言志,歌咏言。”张永枚同志的(骑马挎枪走天下》这首诗,虽然抒发的是一位战士的亲身经历和思想感情,然而她却概括了数百万指战员的真挚心声:“骑马挎枪走天下,祖国到处是我的家。”每个战士都有自己可爱的家乡,但是为了保卫伟大的祖国,可以远离家乡而把天南地北当成自己的家;为了祖国的需要,可以“连队为家”,“海岛为家”,“边寨为家。”张永枚同志在诗中满腔热情地歌颂了战士的这一豪迈胸怀。对这一豪迈胸怀的歌颂,作者又是通过生动的细节描写来体现的。这些细节,又近一步展示了人民军队和人民群众血脉相连的鱼水深情。

 《骑马挎枪走天下》,是这一时期部队抒情歌曲中具有标志性的一首。曲作者在面对诗人从真实生活中升华后所产生的同名抒情诗,经过反复音乐化的处理与多方加工修改之后,赋予歌词以北方音乐与戏曲为主要韵动机,形成了开阔大气而又起伏跌宕的旋律,再在一个更加高远的抒情点上给人以浓情密意的艺术感染,收到了十分良好的艺术效果。

 全国解放以后,部队的文艺大军更加充实、精进而成熟,在促进部队建设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并成为民族文化发展和社会精神文明建设的一支中坚力量和亮丽风景。就舞台艺术领域而言,“文革”前17年间,全军先后举办了三届专业文艺会演和一次业余文艺调演。各大单位的专业和业余文艺队伍的创作激情和才华如火山喷发,一大批优秀成果,受到全军和全国人民的喜爱和珍视。

舞蹈《飞夺泸定桥》

《冲破黎明前的黑暗》

《霓虹灯下的哨兵》

《女飞行员》

 话剧《万水千山》以振聋发聩的舞台形象,让彪炳史册的“长征精神”益发深入人心;以农村社会主义革命和抗美援朝战争为背景的话剧《槐树庄》中,郭大娘坚定不移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形象,打动了亿万军民;富有警世意义的《霓虹灯下的哨兵》,让陈喜和春妮的艺术形象几乎成了社会转型期的道德符号;还有话剧《甲午海战》、《东进序曲》、《冲破黎明前的黑暗》、《第二个春天》《豹子湾的战斗》、《雷锋》、《兵临城下》、《英雄小八路》、《首战平型关》、《南海长城》、《南方来信》、《赤道战鼓》、《女飞行员》、《带兵的人》;歌剧《江姐》、《红珊瑚》;歌曲《我是一个兵》、《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骑马挎枪走天下》、《一定要把胜利的旗帜插到台湾》、《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歌唱二郎山》、《解放军同志请你停一停》、《我们新疆好地方》,电影插曲《我的祖国》、《英雄赞歌》,舞剧《罗盛教》、《五朵红云》,舞蹈《飞夺泸定桥》、《野营路上》、《艰苦岁月》、《洗衣歌》、《丰收歌》、《不爱红装爱武装》;曲艺如山东快书《侦察英雄韩起发》、《一车高粱米》、《李三宝比武》,对口快板《学雷锋》、《巧遇好八连》,相声《昨天》、《野营散记》,唱词《鹰》,二人转坐唱《处处有亲人》等等,都带着某种经典性的价值,载入共和国的艺术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