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设为首页

北京市宣传系统弘扬长征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座谈会召开

李杰2016-10-12 15:26:20 千龙网

 10月9日,北京市宣传系统老同志弘扬长征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座谈会暨《红色记忆》专刊研讨会召开。图为会议现场。千龙网记者 戴琪摄

  10月9日,北京市宣传系统老同志弘扬长征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座谈会暨《红色记忆》专刊研讨会召开。图为会议现场。千龙网记者 戴琪摄

  千龙网北京10月10日讯(记者 戴琪)1934年1月6日的晚上,在湖南省汝城县一个村子里,3位女红军借宿在徐解秀家里,4个人盖着她床上的一块烂棉絮和一条女红军自带的被子。第二天红军要开拔了,3位女红军把她们仅有的一条被子剪下了半条给她。她不忍心,也不敢要。3位红军说:"红军同其他当兵的不一样,是共产党领导的,是人民的军队,打敌人就是为了让老百姓过上好生活。"

  在她们互相推让的时候,大部队已经开始翻山。徐解秀和丈夫送她们到山边时,天快黑了。丈夫和她讲好,送她们翻山追上大部队后就回来,谁知丈夫再也没有回来,跟3位女红军一样,从此没了音讯。

  年年这几天,徐解秀都要在与丈夫和红军分别的山脚下等好久。在徐解秀去世前的几天,她眼睛总是闭了又睁,断断续续地对孙子朱和荣说:"要告诉3位姑娘,解放后我就有被子盖了,现在只是太想她们。是她们让我明白了什么叫红军,什么叫共产党,共产党和红军就是自己有一条被子也要剪下来半条给老百姓的人啊!"

  10月9日,北京市宣传系统召开老同志“弘扬长征精神,传承红色基因”座谈会暨《红色记忆》专刊研讨会。这是1984年,《经济日报》原常务副总编辑、高级记者罗开富在此次研讨会上动情地讲述着自己的长征记忆,在第一次徒步重走长征路的时候记录下的真实故事。

  长征永远在路上,罗开富在这条路上已走了十多次,其中3次是全程。

  第一次出发前,他答应当时的经济日报总编辑安岗:轻伤不下火线,重伤继续坚持,直到真不行了再换人。他做到了!

  重走路上,他腿部受伤到靠拐棍行走、陷进沼泽差点丢了性命、靠吃生鱼为生到呕吐不止、4天没有吃到咸盐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会上他说:"那就是红军遇到的恶劣环境和困难,超乎想象。了解长征,才知道好日子从哪来。忘记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我们没有忘记所以欣欣向荣。"

  他发回的大量稿件用新闻的形式再现了当年红军伟大的长征,填补了历史上没有报纸对红军长征做系统的真实报道的空白。

  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罗开富的纪念文章《长征精神,魅力永存——重走长征路的感悟》被收录到了《晚晴》杂志《红色记忆》专刊中,他记录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感人故事、他当年踏访长征路上的真实感受和其他老同志的80篇稿件中记录的长征故事一起,再现了文艺界弘扬长征精神的恢宏画卷。

  参加研讨会的“宣传老兵”先后讲述自己的红色记忆。

  原同心出版社社长刘霆昭回顾了40余年的新闻生涯,曾到首钢采访过炉前工,到京西八大矿采访过采煤工,到大庆采访过钻井工,到南疆边防采访过猫耳洞里为祖国放哨的解放军,"记得每一次采访,创意缺乏的我都会问一句相同的话'你们觉不觉得苦?'他们的回答几乎也是不约而同的一句话'要说苦,想想红军长征二万五!'这句话深深打动了我,也激励着我在本职岗位上奋力前行。"

  《北京晨报》副总编辑李砚洪自今年3月份就开始策划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报道,组织了近10人的采访团队重走长征路,而报道的主题不假思索地定为"信仰的红飘带"。在他眼里,这两万五千里的"地球红飘带"上镌刻着两个大字:信仰!"当年的红军、见证人可能都不在人世了,但是长征路上还有不计其数的历史遗存,去这些纪念场馆寻找历史的痕迹,会收获新的发现,印证信仰的力量。

  著名剧作家、北京人艺编剧梁秉堃评价说:"《红色记忆》的内容是扎实、丰富和有说服力的,通过实录文艺界已有的反映长征题材的作品,去比较、去表现、去说理。长征永远在路上,我们也永远是长征路上的继承人、接班人!"

  北京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王海平说:"《红色记忆》有对长征全貌缩影式的描述,也有对长征精神的抒写,不止具有资料价值,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填补文献记录的某些空白。重阳的'重'字有再生的意思,老同志是我们的财富,希望全市宣传系统的老同志能够多多发挥作用,一起走好新的长征。"